首页 / 微信头条 / 正文
专访|黄景瑜:《红海行动》圆了当军人和英雄的梦
澎湃新闻 发表于:2018-4-3 00:10:05 复制链接 发表新帖
阅读数:764
2018-04-02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


黄景瑜现在最开心的是听到“收工”两个字。


自春节前开始宣传电影《红海行动》,黄景瑜马不停蹄接受了二三十档采访,加上跑路演,参加各类时尚和代言活动,他的身体和精神都陷入极度疲劳的状态。


接受澎湃新闻电话采访当天,黄景瑜七点就起床了,而前一晚,他只睡了五个小时。


他的休息时间极少,如果有,也是睡觉。倘若给几天时间放松,他说自己最想出去玩,“随便去哪,去一点没去过的地方。”


《红海行动》剧照


作为中国影史目前的票房第二,《红海行动》已收囊近36亿票房。


黄景瑜在电影中扮演狙击手顾顺,酷酷的,拽拽的,带一点小骄傲,虽然脸上涂着厚厚的油彩,他还是很快被人记住,成了2018年最吸引眼球的电影新面孔之一。


黄景瑜常常调侃,自己的人生是从各种岔路走过来的,不管是做模特,还是当演员。


16岁,少年黄景瑜一个人从辽宁丹东坐三十多个小时绿皮火车来到上海,也不是为了争口气,就是想去更大的世界看看。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天天想的是怎么才能在这个地方呆下去。


他做过服务员,在餐厅打过工,在电台当过编辑,奋力又艰难地养活自己。有一天和朋友吃饭,他们说你个子这么高,长的也不丑,去做做模特吧,“我也没想过当模特,但我也觉得自己能当,就介绍认识了。”


没公司的模特是要自己去面试的。每天,经纪人都会给黄景瑜发很多通告,多了七八个,少了一两个,有时候面试散在上海的好几个角上,距离太远,他就挤地铁加踩滑板过去。


他还记得有一次给网站拍衣服,一件衣服五六块钱,他一下午最快能拍三百件,收入对当时的他来说很高了。


量大不好在哪呢,如果拍T恤衫,脸上就要不停地补妆,因为要一直脱,如果拍衬衫,他还要不停地解扣子,手上都磨出血泡,脖子蹭得都擦伤了。


虽然收入尚可,黄景瑜当时的工作并不稳定,有时候只有一周开工,最差的时候一个月都没工作。有时候他还会遭遇欠薪,有的拖几个月,有的可能人就拖没了。他很无奈,但没办法。


没钱赚,还要付房租、路费、吃饭,上海满街都是吉祥馄饨和兰州拉面,黄景瑜不记得自己吃了多少年。



在KTV,他喜欢点李宗盛的《山丘》。这段MV是在上海拍的,有一段分镜在人民广场,人流汇集,每栋楼都很高,每个人都很急,街上都是好车。


以前唱了很多次,他都没什么感觉,直到有一天喝醉了,感触都涌了上来。他有点失落,有点伤感,想起自己也在同样的地方这么漫无目的地迷茫过,不知道该干嘛,没什么依靠。


回想起来,他感觉当时挺苦的,但在苦的当下,又不觉得苦,觉得生活就是这样。


“人这一生没有什么低谷低潮,所有这些人生经历,都是你人生路上不一样的精彩。”尊重过去,这是他常对自己说的话。这些经历让他过早地看尽人情冷暖,过早地接触了他这个年纪本接触不到的事,让他善于观察,内心敏感丰沛,最后化作养分,反哺到他的演艺之路上。


就像做模特一样,当演员也不是黄景瑜主动的选择。


2015年11月,黄景瑜收到朋友的微信,说北京有个剧组招演员,希望他来面试。他一开始还以为是骗子,打听一下真有这回事,坐了高铁就去了。


当天,黄景瑜就被留了下来。当时的他完全是懵的,根本不懂演戏为何物。不是科班出身,他担心自己演不好,NG次数太多,后来干脆自我安慰,不是科班还有什么压力,正常演就好。


自然、放松、随性的演法反而成就了黄景瑜。这部网剧让他爆红。除了奶音、小虎牙、灿烂的笑,人们惊讶地在他的演技里看到了天赋和灵气,他有让人共情的能力,也能迅速挑逗观众的情绪。


红了之后,除了微博粉丝暴涨,黄景瑜的生活并没有太大变化。


他还想继续那种接近于平淡的生活,还像以前一样上街、坐地铁,继续去面试模特,依旧是以前那些钱。慢慢,开始有综艺节目和影视剧找上门,有经纪公司、影视公司找他谈合作,他觉得当演员也是一条不错的路。


《红海行动》圆了黄景瑜当军人和英雄的梦。他和剧组在摩洛哥呆了大半年,每日在尘土里打滚,在爆炸声中出没,发不了微博,没有曝光度,他也不着急。


4月初,黄景瑜就要进组拍《破冰行动》,和吴刚、任达华搭戏。他在里面演一个缉毒警察,为了查案,不惧恶势力,坚持做自己。在戏路的选择上,黄景瑜和大多数小鲜肉演员不一样。


采访时,黄景瑜的话有所保留,但你还是能感觉到他的真诚,没有让人疏远的距离感。


可以超搞怪也可以很正经,思维成熟理性,行为举止又带着少年气,大概正是这样截然不同的两面,让他特别起来。


《红海行动》剧照


【对话】


进了状态,哭戏和走心戏都不难


澎湃新闻:当初参演《红海行动》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电影票房会冲到35亿?你出道便成名,上映的第一部电影就是中国影史票房第二,是运气好,还是你挑戏的眼光很不错?


黄景瑜:没想过。运气好吧,也有努力,赶上了好的时候、好的导演、好的团队。


澎湃新闻:很多人觉得《红海行动》里的顾顺挺像你的,酷酷的、拽拽的、有点小骄傲,你觉得自己是本色演出,还是和角色是有区别的?


黄景瑜:还是有区别的,感觉自己没那么拽,总体还是跟着导演设计的人物来走,有一些表演上的小细节吧。


澎湃新闻:这个角色有嚼口香糖的习惯,挺圈粉,是你自己设计的?


黄景瑜:这是和导演讨论下来的结果。因为狙击手一直趴在那,看起来没什么情绪,需要一点动作和习惯,去表现狙击手的心情啊状态啊,想了很多,只有嘴能动,所以我就开始嚼口香糖,嚼得快、嚼得慢都是不一样的。


澎湃新闻:虽然作品不多,但很多人夸你演戏有天赋,可能没受过正规科班训练,没被训练得循规蹈矩,你更容易有本能、野生、真诚的力量出来,你在揣摩角色和演技上,有没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 


黄景瑜:多努力吧,把心思放在上面就好了。我也没那么专业,经验我也不敢谈,只有多努力。每个人都有自己不一样的方式,没有两个完全一样的演员,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和细节在里面。


澎湃新闻:哭戏和走心戏对你来说难不难?你都怎么调动自己?


黄景瑜:你要是进入角色就不难,但如果一直没有进入状态就很难。我现在拍戏进状态都还蛮快的,只要你把剧本看熟了,角色的感觉和状态在心里有一个最起码的规划,自然而然就会流露出那种感觉。


澎湃新闻:你现在特别容易被影视作品感动,被其他人的情绪感染?比如拍《结爱》,有好几场戏你不该哭,但看到宋茜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你不自觉就流泪了。


黄景瑜:对手演员已经在同样的情绪下、同样的环境下,你很容易互相感染到,人家哭戏的时候,你也会全身心受影响。也不会出不了戏,没那么夸张。



澎湃新闻:演员和明星的发展路线是不一样的,你是希望自己往流量小生的方向发展,还是向演技派演员的路线发展?


黄景瑜:我觉得是一样的啊,至少我的工作状态没觉得这两者有什么区别。


澎湃新闻:流量小生可能不需要有太多作品,长得好看就行了?


黄景瑜:你看哪个流量小生没作品?都要有努力、有作品才会得到相应的回报,不可能说一个人什么都没有,光长得好看就得到很多回报,这是不现实的。好看也要被别人看到,你没作品别人会看到你好看吗?


澎湃新闻:你今后会专门去训练演技吗,比如会不会参加演技类综艺锻炼自己?


黄景瑜:我会找各种各样的方式吧,也不一定参加综艺,平时一起演戏的前辈很多,会和他们私下求教,各种找机会吧,你只要用心,你会发现有很多机会让你提升演技。


澎湃新闻:你和张译、王千源两位演技派都合作过了,他们有没有带给你什么启发?


黄景瑜:我私下有时候会和他们吃饭、聊天,他们不会像前辈那样教导你,会和我讲故事,演戏时随便和我讲两句就很有用。两个人我都喜欢。


澎湃新闻:一部好戏给演员的加分是很大的,《红海行动》给了你这么高的起点,你今后会不会更谨慎地挑选剧本和角色?


黄景瑜:还是按照正常的评判吧,一个是喜欢,一个是适合,很多剧本哪怕很好,但不适合我也没法演。《红海行动》适合我呀,现在还没看过那么多戏,演的也比较少,你要让我一下说什么适合我,我也说不出来,我只能用我演过的这种比较好的案例来和你说。


澎湃新闻:从一张白纸开始演戏,现在的你是否会刻意选一些自己好拿捏的角色,那些可以调动你的本能和生活经验去演的?


黄景瑜:潜意识里可能会有一些吧,大家都会愿意诠释和自己比较相近,或者有相似经历的角色,比较容易一些。


澎湃新闻:很多新生代演员都是靠演玄幻剧、古装剧出来的,你对这方面的剧有兴趣吗?


黄景瑜:我对这种现代戏,比如有点黑色幽默的戏,或者缉毒的题材,兴趣会比较大。古代戏也不是没兴趣,就是兴趣没那么足。


澎湃新闻:你以前都不看古装剧?小时候都看什么呢?


黄景瑜:我看的比较少。小时候就看《西游记》、动漫啊,因为电视上就播这一些嘛,也没什么条件上网,没有DVD,电视上播什么就看什么。


澎湃新闻:所以你的戏路和其他新生代演员还是不太一样的?


黄景瑜:我具体没有了解过其他人,只是挑一些自己比较喜欢的自己能驾驭的角色,具体你问我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我对别人还不是太了解。



最窘迫时,身上只有千八百块


澎湃新闻:你现在常住北京还是上海?你曾经觉得北京比上海更冰冷,现在有改观吗?


黄景瑜:北京上海都有住,北京工作多就在北京,上海工作多就在上海,都住酒店。我还是觉得上海好一点(笑),可能住习惯了吧,去的年份比较长,待了好多年,北京也是刚来,上海各方面更习惯、更适应一点。


澎湃新闻:上海对你来说比较有归属感,这座城市最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


黄景瑜:具体也讲不上来,因为很小就在那边了,好多朋友,好多小时候的回忆,努力的方向都在那,比较有感情吧,对这座城市。


澎湃新闻:以前你都住在长宁区?最喜欢去哪些地方玩?貌似静安寺一带去的比较多?


黄景瑜:我在长宁住龙之梦附近,中山公园旁边,有个社区,那是老公房,房租三千多块,一个人住。我就在家门口玩呗,龙之梦、中山公园离得近嘛。(经常在这买衣服?)我以前不太买衣服,买的贵但买的不多。


去静安寺也是因为近,连着地铁,而且模特好多面试都在静安寺、恒隆广场这一片。上海话大概听得懂,但讲的太多的话也听不懂。


澎湃新闻:早年你在上海的工作生活不那么容易,经济上最窘迫时会到什么程度?


黄景瑜:是指身上有多少存款吗?千八百块吧,这在上海很可怕了已经。我也会攒钱,但有时候会有一些开销,朋友生日结婚都要随份子,突然买个东西什么的,也会给家里寄钱,只要有富余都会给。


那时候一直也没什么方向,人在迷茫当中,你也不会感觉到很惶恐,因为你没什么选择余地。


澎湃新闻:以前听李宗盛的《山丘》,你会想起自己也在人民广场漫无目的地迷茫过,现在回想起上海,不会只有心酸吧?


黄景瑜:看什么心情,有时候小情绪说来就来。今天开心了,看哪儿都是美好,今天不高兴了,看很多东西都会有悲伤的情绪。小情绪有时候会突然冒出来。


澎湃新闻:你年纪虽小,但表现出来的言行举止特别成熟、沉稳、清醒,这和你早早出来打拼有关?


黄景瑜:还是和性格有关吧。我以前也认识和我差不多状态的人,有人可能吃了很多亏上了很多当,还是很开心,还是记不住,有人可能吃了一次亏,他一下就记住这个事儿了。我会记住,只要吃亏一两回就记住了。


澎湃新闻:这些经历对你演戏有帮助吗?你会不会有一种逆袭的感觉,毕竟你的戏剧性经历对普通人来说挺励志的?


黄景瑜:我觉得有帮助,不管什么经历都会有帮助,你本来什么都不知道,要通过成长经历中的任何事去丰富自己。其实上海、北京有很多我这样的小孩啊,是不是励志,我也不好说。


《红海行动》剧照


很少哭得惨烈,只会眼眶湿润


澎湃新闻:你曾说,23岁是你非常开心、非常值得纪念的一年,当时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感慨? 


黄景瑜:我从十几岁的时候就特别向往23岁。当时看23岁是一个很大的年纪嘛,我就感觉这个年纪的哥哥特别帅,特别有魅力,我特别喜欢这个数字,导致我一直很向往这个年纪。


23岁我也发生了很多故事。我和23挺有缘的,我好多学号是23,工号也是23,所以对这个数字特别有感情。


澎湃新闻:进了演艺圈,对你而言最大的困扰是什么?


黄景瑜:要说困扰也谈不上,就是休息的时间少一点,私生活被曝光很多,这点比较烦,大家都不希望自己的生活曝光给别人看,都想要有自己的小空间。这算困扰吧,反正我不喜欢。


澎湃新闻:从成为模特那天起,你就有一种不适感,感觉所有的目光都盯向自己,浑身尴尬。现在你被更多人关注了,怎么适应这种被人注视的感觉?


黄景瑜:只能自己慢慢消化,慢慢习惯,谁也帮不了你。而且每天拍戏你也希望被更多人看到,被更多人认可,这是矛盾的事情,只能自己慢慢消化。


澎湃新闻:每次坐飞机你都会被粉丝围追堵截、拍照尖叫,你是兴奋呢还是尴尬呢?最不能忍受粉丝怎样的举动?


黄景瑜:我最早其实很尴尬,不适应,特别不好意思,一出来这么多人拍你,很害羞。后来慢慢慢慢也适应这个状态了,毕竟坐了没有一百回也有大几十回的飞机了吧。最不能忍受偷捏我一下,偷拍我一下啊,这种情况很少,这几年也就那么几回吧。


澎湃新闻:你曾说成名之后的自己没什么变化,该干嘛干嘛,现在的你还能随便逛街、坐地铁、喝野酒吗?


黄景瑜:现在也上街啊,我也在街上逛,被发现也还好,大家也不会很夸张,就问是不是你啊,能不能合个照啊,人家也没有怎么样。最近没什么机会坐地铁,喝野酒这事要夏天才行,冬天太冷了,有机会还是会去喝的,这是一种很放松的状态。


澎湃新闻:你那么喜欢自由,会不会很怀念成名前无拘无束的日子?


黄景瑜:各个阶段都有各个阶段的烦恼吧,无忧无虑的时候,你可能有那时候的烦恼,现在有现在的烦恼,对过去表示尊重,但也没有怀念不怀念的,怀念你也回不去,熬夜你也要接受。


《红海行动》剧照


澎湃新闻:看你早期的采访,感觉你特别耿直、真实,一点也不藏着掖着,现在你每天过得这么高大上,离接地气的生活越来越远,有人担心你会不会变成机械化的流水化的明星,把自己包裹起来。


黄景瑜:我完全没有过得高大上,我早餐还是爱吃煎饼,喝的还是矿泉水,每天还是正常工作,没有想象得那么浮夸。


澎湃新闻:可能采访不再像以前那么掏心掏肺了,会更注意言辞了? 


黄景瑜:会吧,毕竟采访越来越多了,而且大家问的问题也越来越奇怪,所以自己也要把控一下。经常会有很奇怪,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的问题。


澎湃新闻:你的一大梦想是环游世界,现在出国的机会也挺多,是不是一定程度上实现了?


黄景瑜:出国和我想的还不一样。现在出国都是去工作,大家把你的一切都安顿好,你只要工作、参加活动、拍照就好了。我希望自己安排一切,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前几天去瑞士巴塞尔也没玩,一共就两三天,工作都排得很满。


澎湃新闻:你觉得自己的颜值巅峰是什么时候?


黄景瑜:明天吧。


澎湃新闻:现在每天这么忙,拍戏、化妆、熬夜,对颜值有影响吗? 


黄景瑜:皮肤会变差,熬夜和化妆对皮肤影响很大,会发痘痘,有黑眼圈。所以我坐飞机基本都素颜。我特别讨厌化妆,化妆会不舒服,我一化妆整个人就不自在,能不化我就尽量不化。


澎湃新闻:演艺圈的更新换代特别快,演员如果不持续性出好作品,不持续性制造话题,很可能就被人遗忘了,你会有这方面的担忧吗?


黄景瑜:我一直在拍戏,拍戏就会有作品,也不去想这个,而且这些也不是我想的事,我想了也没用。


澎湃新闻:会有失眠的时候吗?


黄景瑜:会有啊,我特别听不了第二天要起早这件事,如果你和我说第二天要很早起来,我今晚就会失眠。不知道,就是紧张。


澎湃新闻:有关你的视频采访、文字采访很多,你都会看吗?


黄景瑜:以前采访不太多的时候,基本上还会看一看,现在看的比较少。看自己的采访会很害羞,现在也会。


澎湃新闻:你刚注册了知乎,怎么想到关注这种知识类问答类的客户端?


黄景瑜就突然想注册了,其实我想去看一看帖子,上面有讲各种事的帖子,讲电影、生活小常识、窍门、无厘头的呀我都会看一看。我知道张译在上面很火,我没事就分享到朋友圈,没事老看。至于自己回答什么,看问题吧,我也不是很懂我自己,看到哪个问题很有兴趣就回答了。


澎湃新闻:B站上有很多你的CUT,比如采访花絮见面会,平时会去看吗?


黄景瑜:B站是什么?(工作人员提醒)哦,bilibili我知道,我最早是拿那个看美剧的,后来就不用了,关于我的都没看过。


澎湃新闻:你是容易哭的人吗,有好几次粉丝见面会你都哭了。


黄景瑜:还可以,没有那么容易哭。见面会特别容易让人感动,当大家一起为你唱一首歌,一起为你送祝福,很多人在这时候都会控制不住情绪,这不算容易哭,是应该哭。


澎湃新闻:最近哭得最惨烈的一次是什么时候?


黄景瑜:我很少哭得惨烈,我只会眼眶湿润。


澎湃新闻:你柔术挺厉害的,但跳舞好像不行,是不喜欢还是不擅长?


黄景瑜:对,各有所长嘛,跳舞厉害的也不见得柔术厉害。


澎湃新闻:你唱歌还行,有没有想过出唱片?


黄景瑜:我觉得还可以,不知道你觉得怎么样?等拍完戏空下来看看有没有好听的歌、合适的歌,最近一直没空下来,剧组出来也没休息,都在忙其他活动,出唱片需要花很多精力。我比较喜欢唱慢歌,因为快歌有点累。


(实习生范翕然对本文亦有帮助)




本期编辑 郦晓君


推荐阅读

武汉理工研究生坠楼身亡!疑遭导师精神压迫,甚至被要求喊“爸爸”

14岁当妈成网红,00后私奔上热门,快手们的底线在哪?

“白银连环杀人案”一审宣判,高承勇被判死刑

一名网络水军的日常

15岁少女挥刀杀父:内向的尖子生和背后的家暴疑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x
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高级
塞巴斯酱77 发表于 2018-4-3 06:45:03 | 阅读全部
转发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wangwenhon 发表于 2018-4-3 13:20:01 | 阅读全部
顶起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俔欦 发表于 2018-4-3 19:54:59 | 阅读全部
已转发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柠檬Waxsd 发表于 2018-4-4 02:29:57 | 阅读全部
藕是来打酱油滴...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相关推荐
©2001-2018 沃禾互联网智库 http://www.ioooooo.com/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陕ICP备11007441号-1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Discuz!X3.4公安网备|网站地图
手机版小黑屋广告合作客服QQ:57490593@qq.com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