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经济学家的年终总结:2017,所有国家都在较劲,包括中国
全球局势纵横 发表于:2018-1-9 15:00:02 复制链接 发表新帖
阅读数:359

2017年于世界,是纠结的一年,是迷惑的一年,这一年,发生了太多事,各种冲突意外频次如此之高,足以让焦虑变成平常。


不知为何,这一年,总有一种,一边谈笑着,一边看樯橹灰飞烟灭,而羽扇纶巾竟无能为力的感觉。


我们或已不自觉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上。未来如潮水般袭来,而过去还没有做好撤场的打算。这是高潮迭起到人们已无法享受惊奇的一年。这是我们无比焦虑,却更需要静下心来好好思考的一年。

世界在较劲儿


2017年的世界,开年就遇到一位姓“特”的总统上台。他一上台,就开始了与世界互怼的较劲儿征程。


先是和本国的反对派怼。讥笑落败的在野党输不起是最微不足道的例子,像全国主流新闻媒体骂他得狗血淋头一样将媒体们骂成“fake news”亦不足挂齿,就各种本来以为能够信手拈来的总统行政令受阻挠意欲从大法官人选等人事手腕上攻破整个司法体系彰显的不过是他一向的不屈不挠。

既然在国内强硬出击是为了让大家洗髓伐骨脱筋换骨让“美国再次伟大”,就免不了要在全球范围内对那些“阻碍”美国伟大的人和事继续“斗争”。


与特朗普同样新科上任完全以“黑马”姿态胜选号称要锐意改革并且也拥有一个和自己年龄悬殊夫人的法国总统马克龙,无论在布鲁塞尔北约新总部大楼,抑或在巴黎爱丽舍宫,与特朗普会面后的焦点和精神气儿都集中在双方久握不放直至双手血流不畅指关节发白也绝不放弃并以此为傲表明自己绝不会输给对方的民族自豪感上。


与特朗普截然不同的“政治老人”连任多届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则一反永远不把自己心声清晰说出口的常态,她说,同志们,咱们欧洲可再也不能靠别人啦!这个“别人”,在白宫里当众撂下默克尔亲切热情的意欲握手热情,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上演了一出“别理我,理我我也不理你”的冷漠脸激情戏。


如果说与欧洲大佬们的对决多在手腕上见高低,与亚洲的对峙则更有诗情画意文学素养。鉴于或者与某些人见面掰腕子还难以成为现实,网络互怼成为了主要“阵地”。特朗普拿出美国大叔的幽默刻薄劲儿,称对方为“rocket man”。不成想,要锤得锤。人家骨骼清奇学富五车,立即反唇相讥特朗普为“dotard”,一时间,韦氏大词典被翻烂,被推特推得焦头烂额的美国传统媒体纷纷献上膝盖。


不够有底气才会怼得清奇


罗素曾在《如何避免愚蠢的见识》里说,最激烈的争论是关于双方都提不出充分证据的那些问题的争论。


当争论甚至演变成恶语相向老拳相加,就可以想象,原因不过是,谁也拿不出个像样的主张。


所有互怼背后是欧盟可能的分崩离析,是北约可能的名存实亡,是联合国可能的进退两难,是国际组织可能的难以为继。1月,特朗普表示,北约“过时了”;5月,他像对待学生一样训斥盟国领导人;6月,美国宣布退出《巴黎协定》;9月,特朗普联合国首秀,把能批评的国家和国际组织都批了个遍;10月,美国国务院声明,将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2月,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接着,美国宣布,将对联合国两年期运营预算进行“历史性删减”。 


“让美国再次伟大”背后,是美国不再伟大的焦虑。当美国不再伟大,以它为中心建立的国际秩序和框架还能不能持续?当美国不再伟大,它想要收回自己的种种“付出”,整个世界都为之裹挟,加速了二战后所建立的国际秩序和意识范式的坍塌,但当框架崩溃,真的能够带来美国的再次伟大,抑或会摧毁美国的伟大根本?


当特朗普在全球遍地开花的发力,他发现,最猛烈的“狙击”,其实来自于国内,来自于本党内的建制派。如果说“禁穆令”主要受到反对党阻挠,新医保法案显现出党内的巨大分歧。当班农离开白宫,特朗普的“班子成员”在一年内就几乎“折损”殆尽。


而与他相仿,全球各国领袖们一面在国内饱受攻击,一面在国际深受诟病,一面手段极端强硬,一面难以挣脱羁绊,几无例外。


怼,怼得激烈,怼得清奇,怼得幼稚,无非是因为,不足够有底气。全球首脑们在纯粹的审美中进行着不知所谓的交锋,因为全球的前景不确定性很强,谁也不能决定世界的未来。


中国也在较劲儿


中国的2017从怼开始。


证监会首当其冲。一系列旨在加强监管的改革,引来舆论狂潮。


接下来,央行的宏观审慎监管与银监会的七板斧联袂冲向台前,加剧市场紧张,多数人只对公开市场有直观印象,将炮火更猛烈的对准了证监会。


狂潮至高潮,几乎已失去理性。许多人的逻辑,让你不知道他究竟是买方还是卖方是机构还是散户是想挣钱还是想赔钱是想骗人还是想被骗是专业炒股的还是专业吵架的。


他们不知道,加强监管的路,将影响更深远的走下去,坚定的。


对中国而言,2017,注定是个不平凡的年度。


但这一年,我们最印象深刻的,恐怕还是,我们很迷惑。


当风雨飘摇的欧洲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我们该硬怼吗?当把嫁给自己的女人抓进牢房的韩国一意孤行“萨德”,我们该硬怼吗?当废掉大面额纸钞引发如火如荼“找黄金”运动的印度,其军队突然在中国边境上搞起了如火如荼的“掷石子儿”活动,我们该硬怼吗?当一天到晚“问候”我们的美国搞起了税改,我们该硬怼吗?


国际环境波诡云谲,国内也有许多剪不断理还乱。有些人在使劲儿讨论,新周期究竟有未到来?更多人关心的是,如果对方索要了天价彩礼,是该欢欢喜喜进洞房,还是心怀恨意对新娘?如果被侮辱的是母亲而非我,算不算是正当防卫?如果买不起学区房,上清华北大的意义何在?如果怀胎十月,想要剖腹产,该由自己还是老公或者婆婆决定?如果遇见索要了一千万婚前礼物还想继续勒索你的蛇蝎美女,应不应该坚强的活下去?如果你的孩子遇人不淑失去性命,对有责任却不想负的对方祭出“人肉搜索”道德吗?如果天然气供应不上,还能不能烧煤?


这些事关“小确幸”的问题,伴随了我们一整年。在冬季烂漫的阳光里,我们与一群蹦蹦跳跳的北方小学生一起,都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不忘记初心才能谋得恳切的始终


罗素说,如果人一听到一种与你相左的意见就发怒,这就表明,你已经下意识地感觉到你那种看法没有充分的理由。


所以,中国并不是只会“硬怼”。当中国来到世界舞台的中心,所有“被针对”都事出必然。当力量上升与地位上升之间,或还存在一些差距,便不仅需要自信的言语自我维护,也需要自信的努力自我提升和修复。有人怼,不是坏事,由此能更清楚知道自己的弱点,更明白自己该何去何从。我们也在不断加强自己的国防力量,完善市场机制,增强对企业的吸引力。


智慧应对比只会硬怼重要得多。


证监会在舆论风暴里逆水行舟。但市场并非那么不理性。很多理性声音站了出来,坊间的反对声在不断碰撞间逐渐减弱,反而形成了对建设长期监管机制的坚实支持。证监会从未禁言,倒是不断接受各方意见,并没有改变一丝一毫初心,而是从一片混沌中理出逻辑,监管变得力度更大而且更有深度,治疗了市场沉疴,得到始终,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改革。


改革需要定力也需要智慧,需要技巧也需要诚意。


如果说,回顾大力整顿中的互联网金融等的发展历程,会发现,极力放大数量做大其实是缺乏管理技巧,而狂暴武断一刀切其实是缺乏改革诚意。那么,当破天荒的,中国足球,赢了,中国乒乓,输了,我们得到和明白了什么?


十九大报告指出,当前,主要矛盾已经转变,这一重要判断告诉我们,复杂社会中有很多不再是明明白白的是是非非,而是是非纠缠黑白错杂的“不平衡、不充分”。改革势在必行,但需要抽丝剥茧,还原本来逻辑。而只有搜集较为充分的事实,才能有利于了解当前形势的真实及完全状况;只有形成较为充分的讨论,才能有利于找到当前复杂问题中的矛盾所在;只有用更加谦虚、包容的心态,才能找到改革的最佳路径,才能把初心用在适当的地方,才能为人民群众谋得一份恳切的始终。


我们在较劲儿


这是偶像倒掉的一年。


人们最难以抉择的问题是,我该不该有梦想?


如果没有梦想,万一梦想实现了呢?

如果有梦想,万一和梦想一起窒息了呢?


中年油腻伴随着中年焦虑,席卷了整个中华大地。广场舞大妈大爷和00后小伙儿同场异梦大打出手,家长就算能砸停茅台大盘却无法安抚一个烦躁的幼儿教师,环保本来是遏制消费主义却变成了遏制生存主义。我们集体进入了中年,进入了因油腻而焦虑又因焦虑而油腻的苦闷中年,我们无法与他人和解,也不能为自己求解。


那些乐于当精神导师给过人们心灵鸡汤的人,做红烧肉的谢幕,一无所有的甩卖,假布施连100块假布施都不愿意给,只留下一个政商学演歌全能才艺俱佳的风清扬式人物。他骄傲的说,我已全无挂碍,但分明全身上下滴里当啷金丝银缕珠光宝气全是挂碍。他开着挂,却不明白,他的中年油腻,已经被中年焦虑的我们看穿。


所以今年一位旧时“公知”得到了最大的嘲讽。他有一张包子脸,却顶着一头方便面,但同样其貌不扬的矮大紧同志仍然赢得了无数少男少女的欢心,而他却在两场访谈中全然失去了人心。一场访谈中,他显现出对美女俞飞鸿的觊觎,同时又散发出对女性权利的不够尊重。另一场访谈中,他对于马东的社会娱乐而非批判精神很是愤慨。


批评潮水般袭来。爱说教的偶像已经过时,人们并不真的怕有梦想,人们也不真的怕油腻,他们只是怕自己的梦想是一场油腻,他们更讨厌有人教他们把梦想变成一场油腻。


人们从宏大叙事中走出来,更关注自己微小的幸福,当实际的点点滴滴权利无法落实,美妙词句堆砌的理想宏愿便没有意义,娱乐和批判并不对立,当生活如此复杂,我们既需要尽情欢乐,也需要不断改善。


经受得住质疑才是真正的信念


那么,真的,在需要面前,一切理想主义都是虚伪的吗?


也许并不如此。


当人们在讨论“公知”的倒掉时,也许这个所谓的专有名词本身就有太多问题,以至于成为了被偏激化的概念。


事实上,知识与知识分子的公共性是天然的。在社会科学领域,研究论据通常来源于社会公共领域;在应用科学领域,往往研究目的就是为了服务社会公共大众;就算在高冷的基础研究领域,抽象理论最终会为人类进步作出贡献。所谓科学的方法,便是实事求是,而进行研究的人,谁不需要秉持公心?


从这个意义上讲,知识分子都致力于公共领域服务。如果没有公共意识,知识不成其为知识,知识分子的贡献毫无意义,社会就不可能进步。


在纷繁芜杂的当下,谁也不知道怎么决定世界的未来。而在人工智能的算力不断加强之时,谁也不能知晓未来的世界。甚至人类开始怀疑自己能不能决定人类的未来。虽然目前的人工智能根本离“自我意识”还摸不着边,但这更凸显了,人类的思想乃是自身最强大的能力和武器,也是人之所以成为人的根本意义。


缺乏理想的现实主义是毫无意义的,脱离现实的理想主义是没有生命的。


缺乏公共意识的知识分子是毫无意义的,脱离思考的生活是没有生命的。


对人而言,最深刻的是生活,最紧要的是思想。


人类的信念不会因思考和遇到思想的挑战而减弱。相反,罗素说,对不同意见发火,往往因为自己的信念并没有充分证据。 经受得住质疑的思考,才是真正的信念。


这个时代,理想主义仍然存在。 


理想主义不是空中楼阁,若有人能认清生活的本来面貌,而仍然热情却克制的想办法去把它变得更美好,他们才是最大的理想主义者。


而知识分子的理想主义,是即使能力有限,也能够本着公心,即使面对非难,也能够保持公义。


至于理想的社会,则是能够包容这些人的理想主义,并且让这些如荧光般并不一定雄伟宏大光芒四射的理想汇集融合,成为推动社会前进的动力,成为照亮社会发展的明灯,成为完成社会理想的支柱。


后记


强改革年,人们都有所期盼,强改革必然带来激烈的讨论,这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当特朗普胜选之时,我预测了这预示着国际秩序和意识范式将坍塌。但今天再看,这种坍塌已经以一种缓慢而难以逆转的形式正在悄然进行,谁也不能预料巨大能量的最后瞬间垮塌何时会发生,但那些肉眼或者不可见的微小粒子正在逐渐离散。每一句话,每一件事,每一个人,无不在为这种崩解助力。而难以调和的国家矛盾和地区冲突,之所以愈演愈烈,无非是形成了肉眼可见的小规模崩解。最终,还是对整体框架的侵蚀。


全世界都弥漫着紧迫感和迷惑感,所以强改革的呼声无处不在。


但如何选择路径?如何践行改革?如何设立和达到短中长期目标?或者需要更充分的讨论和论证。


世界的大转折,对于正在上升期的中国,或也意味着巨大的机会。与此同时,身处其中的我们,自己也面临着转折。我们要有自信,就应该要有足够的忧患意识,不可懈怠;我们要有自信,就应该要有足够的胸襟包容不同的观点,不可偏废;我们要有自信,就应该要有足够的信心面对最完全的真实,不可躲闪。


当改革是让我们从高速度向高质量进发,我们要明白,中国梦,有体量,还要有胸襟。而我们还要做好披荆斩棘艰苦跋涉的准备。


这不是结束,这更不是开始的结束,这只是结束的开始。


过去未去,未来已来。


长按下方二维码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关注“全球局势战略纵横”(zhanlue888)公众号。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x



上一篇:全球领先!2018年,中国这些大国重器将震撼亮相
下一篇:刚刚,联合国出现诡异一幕:印度代表怒而退场,中美俄相视一笑!
+1
359°C
沙发哦 ^ ^ 马上
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高级
相关推荐
©2001-2018 沃禾互联网智库 http://www.ioooooo.com/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陕ICP备11007441号-1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Discuz!X3.4公安网备|网站地图
手机版小黑屋广告合作客服QQ:57490593@qq.com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