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微信头条 / 正文
带60后70后80后找回童年的回忆,每一个场景都戳中泪点
天下故事 发表于:2017-12-31 03:53:31 复制链接 发表新帖
阅读数:2994
2017-12-30天下故事

回到六零年代



叶青储备物资等待末日降临,却意外穿越到一九六一年。

没有家人,没有亲戚,独身一人来到陌生时代。

吃饭要粮票,穿衣要布票,出门必带介绍信,锅碗瓢盆要工业券,二两豆油是一个月供应。

经商是投机倒把,养殖要割尾巴,找工作要凭城镇户口。

作为一个来历不明的“黑户”,外挂只鸡肋空间里有限物资……


叶青很迷茫,怎样才能活下去?


正     文


饥饿


灰蒙蒙的街道,两旁建筑物上到处都是大字号的红色标语。


偶尔会有一两个行人路过,女的梳着麻花辫子,男的清一水的灰蓝色上装。


空气中隐隐飘着葱花炝锅的味道。


叶青坐在马路牙子上盯着对面的国营饭店,神情有些恍惚。


就在两天前,她还在网上搜索有关世界末日的最新消息,各种传闻铺天盖地。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叶青是信了,早早就花光积蓄囤积了大批物资。


那天是末日倒计时的最后一天,临近午夜,叶青关掉电脑,再一次检查了所有门窗,忐忑不安中换好装备,等待未知的恐惧降临。当时针指向最后一刻,整个世界瞬间停止,叶青只觉得一阵眩晕,接着就陷入无尽黑暗。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青再次醒来时四周还是一团漆黑,能感觉到风声和凉意,摸索着身边,似乎是两堵外墙的夹角。


叶青握着防身武器蜷缩在黑暗里一动不动,警惕着四周,直到天光放亮。


当看清楚眼前景物,叶青怔了好大一会儿都没缓过神。没有丧尸,没有冰川和陨石风暴,之前传言中的各种末日恐怖情景统统都没出现。狭窄的街道,高矮不一的平房,大部分都是青色墙砖,期间还夹杂着几处土坯泥草房子。


不远处一座两层高的水泥楼,脱落斑驳的油漆字迹能看到“惠安县人民供销社”的字样。


叶青小心翼翼地躲在僻静处观察。


等到早晨七八点钟时候,街上开始有行人经过,这些人衣着陈旧,虽然面色蜡黄身形消瘦,但并不像感染者,看起来更像是营养不良。


中午十二点,街上的行人渐渐多了些。


广播响起,音质恶劣的高音喇叭传出过时的词汇和陈旧的“新闻”报道。


一九六一年!


叶青脑袋轰的一声……


天色黑透,街道又恢复宁静,叶青趁着一点月光在四周摸索查看。


地方并不大,是个叫惠安的县城,以供销社为中心方圆不过几公里,沿着大道越往外走房子越破旧,出了城就是大片的庄稼地。如今已是初冬时节,地里还有零星没砍掉的玉米杆子,稀稀拉拉的戳在那里,看着有些瘆人。


叶青转了一圈儿后又回到那个墙角,脱掉身上颜色鲜艳的冲锋衣,背包里找了件藏青色的工装夹棉衣换上。学着那些人的装束把头发散开梳了两根麻花辫,又找了条围巾将大半头脸都包了起来。


蜷缩了一夜,迷迷糊糊熬到又一次的天亮,当看到四周景物还如昨日一般时,叶青很失落。


或许,她生活的那个时代已经不复存在了,她永远回不去了,这一切不是梦。


陌生的时代,陌生的县城,她认识的人和认识她的人都不存在,甚至她的父母都还没出生。比起以前,现在的她更像孤家寡人。


叶青二十一岁,小时候父母离异,他们争夺房子争夺存款,连家里用了许久的一口高压锅都争得头破血流,唯独对叶青这个拖油瓶都默契的选择放弃。最终法院将叶青判给了母亲,拿到判决通知书那天,母亲一路阴着脸,开车载着叶青到姑姑家小区门口,扔下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后来姑姑又把叶青送到姥姥家,叔叔家,大姨家……直到中学住进宿舍才算安定下来。


叶青爱钱如命,课余做家教做翻译,发传单导购促销礼仪,代购火车票代买盒饭……各种兼职小生意一直没闲着。


大学毕业后,别的同学到处求职开始为钱发愁时候,叶青已经有了一笔数额不小的存款。


手里有了余粮,人也淡定许多,租了一间不错的小公寓,找了份还算满意的工作,交往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男朋友,不咸不淡相处着。只等感情稳定后按部就班结婚生子,自己能有个温暖的小家。


没想到平稳的生活还不到半年,世界末日的传言就疯了般传开了。那一刻,藏在叶青心底的恐惧和不安被刺激的无处遁形。无家可归,亲戚嘲讽的难堪,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小时候。


叶青开始疯狂购物,米面粮油方便食品日用品饮用水成批成批的往家里搬。


男友气急败坏的大声呵斥,恨不得一巴掌打醒她!他知道叶青有积蓄,他早就打算好用这笔钱付首付,写两个人的名字一起购房还贷。没想到这个疯女人愚昧起来竟如此可怕,居然相信世界末日这种无稽之谈。就算真的末日来临,这么多东西也根本带不走,饮食类商品不能退货,首付款居然就这样没了!


男友的愤然分手也没能阻止叶青,她反而更加肆无忌惮。


叶青并没有丧失理智,之所以毫无顾忌的大量囤积物资,是因为她有个从未告诉过任何人的秘密,让她有恃无恐。叶青也无法解释这种奇异的现象,童年时期她就发现自己有这样的特异功能,她能让物品凭空消失。


她甚至在父母争夺财产时悄悄变没了一台冰箱,以至于他们打得头破血流相互指责是对方偷了去。而那台冰箱却始终留在了叶青的“记忆”里。


长大后的叶青开始偷偷实验自己的特异功能,她发现不仅能把物品收进去,还能拿出来,大到家具摆设小到针线纸屑,凭意识就可操纵自如。那是一个时间停止的永恒空间,活物不会生长,食物永久保持新鲜。


末日来临前,叶青将全部家当都收进了空间,昨晚她试探过,都还在。如果真的是末日降临,这些物资足可以让她五年时间内衣食无忧,可是没想到她会来到这个年月。


正常的人类社会,衣食住行样样都需要用钱解决!


虽然不清楚现在流通的是第几套人民币,但她知道钱夹里的粉红大钞是绝对不能拿出来用的。


一想到这里叶青那种焦虑不安的感觉又冒了出来,她现在身无分文!


对面国营饭店不时飘出葱油香味,还夹杂着麦香,原来饥饿时候对食物的气味是如此敏感。


自从确认了自己身处的时代,看到墙上惊悚的大字号标语,空间里带包装和生产日期的即食食物叶青不敢轻易拿出来吃,户外灶具也不能光天化日之下使用。


昨天饿了一整天,今天又坐这儿发呆了一上午,叶青早已经饥肠辘辘。


国营饭店


叶青对这个时代的认知还停留在历史课本上,大环境走向她知道,但衣食住行这些生活细节却从来没留意过。


想来想去,她决定卖掉空间里的部分食品,先换点钱应急,吃顿热饭找个住处,安顿好了再慢慢观察。


叶青集中精力筛选存货,那些“后现代”的日用品和加工食品是绝对不行的,最稳妥的是大米和面粉这类原生态粮食。可那些她买的又都是袋装货,上面商标生产日期样样都全,现在也不能当街拿出来分装。


考虑半天,叶青觉得目前最方便售卖的就只有面条了。


除了大米,叶青囤积最多的就是干挂面,这东西煮起来省事,烧开水扔一把下去,两分钟就能熟,撒上盐就能吃,节省时间又能填饱肚子。


如果是末日逃生,户外灶具烧开水煮一把细挂面,连做带吃三分钟就能解决战斗,可是现在……


叶青闭目凝神,在空间翻拣半天,找到几箱简易包装的普通挂面。一纸箱五十斤,里面一百小扎,半斤一扎,寸宽的红纸包封,干干净净的没有商标也没有生产日期,露出两端切割整齐的白面条。


中午十二点,大喇叭开始广播,街上的行人多了起来,行色匆匆又显得有气无力,没人嬉笑打闹。


叶青观察着经过的人,凭直觉猜测他们的身份。


这些人衣着都差不多,不论大人还是小孩,个个神情萎靡无精打采,一时间很难判断他们的身份背景。


叶青观察许久,终于锁定目标,走了过去。


“大叔,您买面条么?”


对方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消瘦身材稍稍有些驼背,头发花白带着眼镜,上身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灰色中山装,胸前口袋里还插着一支钢笔。下身是同样洗白了的裤子,膝盖处打着两块补丁,手上拎着一只八九成新的人造革提包,正低着头走路。


男人停下脚,抬起头吃惊的打量叶青:“你说什么?”


“面条,干挂面,您要么?”叶青还以为本地方言面条不叫面条,于是从挎包里掏出一封挂面举着又说了一遍。


男人紧紧盯着叶青手里的挂面,手微微发颤,警惕的望了眼四周,赶紧将提包捂在叶青手上挡住面条,眼神冲不远处的小巷示意。


叶青将面条塞回挎包,跟着来到小巷。


“你……你你面条怎么卖?有多少?”男人神色激动。


叶青看见对方的态度,心里多少有了些底。


“一封是半斤,一块钱,我这里有四封。”


面条是最普通的超市货,批发价折合算下来不到两块钱,虽然隔了五十多年的通货膨胀,但是看男人紧张的态度,叶青大胆叫价。


男人怔了好一会儿,没说买,盯着面条脸色涨得通红,好半天才问道:“小同志,八毛五分行不?”


男人忐忑不安的看着叶青,这几年吃饭吃的人嗓子眼都跟砂纸打磨过似的。单是粗粮不够吃,掺了米糠野菜,唾液少点就嚼不成团,大人都要梗着脖子才能咽下去,小孩子吃完消化不了,好几天都不上一趟茅厕。


这都多久没见过细粮了?


见叶青不应声,男人狠了狠心又涨了三分钱:“八毛八分!”


叶青本来就为了解行情,现在心里有了数,也不计较这角八分的,便说道:“就按八毛五吧,四封都给你。”


男人激动地连连道谢,从裤兜掏出手绢,层层打开,里面是一沓毛票,认真的数出三块多钱递给叶青。


叶青收起一大堆角角分分的纸币揣兜里,将挂面拿出来。


男人打开人造革公事包,小心翼翼的撑开。


干面条本来就脆,叶青快手快脚又有些心急,一不小心就将挂面碰掉了几根。


“别动!”


男人突然一声大喊吓了叶青一跳,再看他已经蹲下身,将掉在地上的几根干面条小心地捡起来,半寸来长的渣滓也没放过,吹干净浮土一根不落的都仔细放进提包。


“这要是换成粗粮得好大一捧,都够熬一锅稀粥了!”男人解释。


叶青讪笑着点点头。


看着男人遮遮掩掩的离开,叶青隐约觉得这事儿似乎有点不太对头,于是决定暂时不在街上兜售。


从小巷出来转到国营饭店门前,叶青的肚子已经咕噜噜地叫了好几回,碾着兜儿里的三块钱心想,喝完热汤总够了吧?


饭店大门敞开着,里面空荡荡的。


四张圆桌都空着,一个吃饭的顾客都没有,柜台里做坐着个服务员,正在嗑瓜子。


叶青微怔了下,这两天她看到的所有人几乎都是面黄肌瘦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没想到服务员妹子长的这么富态!


圆脸红扑扑的,两边垂着麻花辫,小嘴不停吧唧吧唧嗑着瓜子,见叶青进来只瞥了一眼,头都没抬。


“同志,我点餐。”叶青仔细斟酌了称呼,小心开口道。


胖妹子翻着小眼睛又白了叶青一眼。


叶青不明所以,再次问道:“同志,请问有什么吃的?”


胖妹子有些不耐烦,狠狠瞪了叶青一眼,抄起手边的一把木头尺子朝柜台上方的玻璃窗敲了几下。


叶青望过去,见玻璃窗上贴着一张发黄褪色的菜价单,不由得有些恼火,心说你就不能吭一声?


忍气站远一点,叶青仰头看菜单:


汤面八分


鸡蛋打卤面一角五分


肉丁炸酱面二角二分


……


叶青盯着菜单,不可思议的看着上面的价格,半斤干挂面能卖八毛五分钱,一碗汤面怎么说也有二两,费工费料占着店面居然只卖八分钱?这太不符合价格规律了!


虽然感觉诧异,叶青倒也松了一口气,从兜里掏出毛票数好放柜台上:“来一碗肉丁炸酱面。”


胖妹子撇着嘴,拿起尺子将几张毛票拨拉了下,抬眼看了下叶青,阴着脸将木头尺子敲得山响。


“什么意思?”叶青问。


“你说呢?粮票!”胖妹子终于出声了。


“什么粮票?”叶青被搞糊涂了。


“你装什么糊涂呐?没粮票你敢来吃饭?捣乱呢你!”胖妹子喊起话来中气十足。


叶青怔住,粮票她倒是见过,花花绿绿的和邮票一样都是收藏品,上世纪流通了几十年的一种票证,但是这种票证怎么用她可就不知道了。


“我这不是给钱了么?”叶青询问。


“你乡下人啊!啥都不懂还敢来吃饭?”


“你这是什么态度?”叶青忍无可忍。


“我就这态度,咋地啦?”


投宿


忍住一肚子火从国营饭店出来,叶青想不通这是什么道理,有钱还吃不上饭?


可县城里除了这家国营饭店还真再没第二家卖吃的了,小食铺路边摊都没有,转来转去,叶青转到了供销社跟前。


黑乎乎的一大间门脸儿,里面一米多高的水泥柜台,上面摆着几匹布料,后面木头货架子一格一格的,放着火柴蜡烛肥皂这些零七八碎的日用品。角落里两口大缸,一进来就能闻到酱油醋的味儿。


营业员正在打瞌睡。


“有吃的么?”看不清柜台里面都有什么货品,叶青直接问。


“酱油醋你吃么?”营业员懒洋洋地应声,说完不再理会叶青,趴在柜台上睡起午觉。


叶青无奈,看来还是得赶紧找个落脚地方,拿出来灶具做点什么吃的也方便。


不大的县城,叶青一遍遍的寻找。


一直到天色擦黑,她还在街上晃悠。


叶青急得直冒冷汗,脚下越来越急促。


这座县城没有酒店!客栈招待所小旅馆统统没有!澡堂子也没!


天色越来越黑,街上下班的人差不多都走尽了,原本就不热闹的街道显得更加萧条。


难不成还要去墙角猫一宿?叶青站在一排青砖民居前无奈的想。


“小同志,你怎么在这儿?”


背后有人说话,叶青回过头,认出正是中午跟自己买面条的那个男人。


“大叔,我办事耽搁了,现在找不到住的地方……”叶青面色为难。


男人立刻说道:“那也不能在街上呆着啊?这么晚了,走走……你跟我走!”


“哎!谢谢大叔。”


叶青一路跟在男人身后,男人佝偻着腰身走在前面介绍自己,他姓吴,是县里印刷厂的老技工,一家老老少少总共七口人。


不像是说假话,自己这是遇到好心人了?叶青悄悄松开紧握的铁棍,将手从挎包里拿出来,略微放下警戒,跟在后面加快脚步。


两人七绕八绕的进了一个大杂院儿。


院子不大,正中间有个自来水管子,四周是各家各户搭在外面的灶台,上空横七竖八的拉着铁丝,晾着大大小小的破旧衣物。


看起来是住了十几户人家,房子跟前搭着雨棚,灶台前挡着石棉瓦,补丁似得一口一块挤满了院子当中的空地。


院子当中悬吊着一盏灯泡,借着昏黄的灯光,几个妇女在院子里做饭。


老吴领着叶青走到一个妇女跟前:“陈嫂,这是外地来的小叶姑娘,办事晚了赶不回去,让她在你家凑合一晚吧?”


路上两人都自我介绍过,叶青知道老吴家七口人挤在一间屋子,没地方让她留宿,邻居家倒是有间闲着的空屋子。


“陈嫂你好,给您添麻烦了,我不白住,回头该多少钱我给你。”叶青忙上前寒暄。


陈嫂看不出年纪,一脸菜色满是细纹,颧骨高的像两个瘤子,嘴角有些耷拉。站在那儿也不说话,上上下下的打量叶青好几眼,好一会儿才低低地“嗯”了一声。


叶青谢过陈嫂,又向老吴道谢。


陈嫂在粗布围裙上蹭了蹭手,领着叶青来到自家屋子跟前,指着屋廊下一间小窝棚说:“就这儿,你住吧。”


窝棚是借着两面墙夹角用石棉瓦搭起来的,油毡顶子,门板是木条钉着几大块纤维板拼凑的,上面系着铁丝,往门框边上一绕就是锁头了。


陈嫂将铁丝拧下来,推开门,借着院子里的昏黄灯光,隐约能看清里面只放了一张空床板,墙角堆着些木头和砖块,床下能站脚的地方也就一尺来宽。


叶青松了口气,总算是有四面墙遮挡,比露宿街头强多了!


掩上门,屋外昏黄的灯光从墙缝里丝丝点点漏了进来。


叶青刚坐下,肚子就开始咕咕地叫了起来。


借着挎包掩护,从空间翻出一个不锈钢饭盒,叶青站起身出来,打算去要点开水。


陈嫂已经端着锅回屋,一家子正要吃晚饭。


窗台上点着煤油灯,桌上放着一锅看不出什么东西做的糊糊,三个孩子围坐在桌前等着开饭。


陈嫂手里拿了个黑乎乎的馒头,掰了一半递给最小的男孩,又将剩下的一半掰开,分给两个稍大的女孩儿一人一小块,自己留了一块,就着稀粥刚要吃,就看叶青站在门外。


叶青有些尴尬,忙开口问:“陈嫂,家里有热水么?”


陈嫂看了眼叶青举着的崭新不锈钢餐盆,没说话,从桌下拿了把漆黑的烧水铁壶给叶青倒水。


叶青道过谢,举着餐盆回到小屋,关好门,手伸到挎包里摸索了一阵子,掏出一包方便面,撕开后迅速将包装袋扔进挎包。


面饼泡进餐盆,叶青长长吁了一口气。


热水不是很烫,叶青也顾不得了,稍稍泡软一些就洒上调味包,摸着黑大口吃起来。


“你在吃什么!”


门板“咣当”一声被踢开,吓了叶青一跳,险些呛到。


借着院里照进来的昏黄灯光,叶青看清楚是陈嫂子家那个最小的男孩儿,拖着鼻涕,一脸怒容的瞪着叶青。


“面条。”


“给我吃!”男孩儿说着就扑过来抢。


叶青皱眉,她可不想跟这孩子共用餐具。


“去拿你自己的碗筷过来。”叶青站起来举高餐盆说。


小男孩倒也听话,抹了把鼻涕转身就往家里跑,片刻间就跑回来,端着大碗凑到叶青跟前。


叶青将面条分了两筷子出去,小男孩不满意,盯着叶青的餐盆嚷嚷:“都给我!都给我!”


“还有你的两个小姐姐,她们也想吃呢。”叶青摇头。


她刚才给小男孩夹面时候,看见两个小姑娘也端着小碗怯怯地站在门口。


叶青招手让她们进来。


给三个小孩儿分完面,又把汤匀给他们,叶青餐盆就见了底。


两个小姑娘分完面都端着小碗跑回家,小男孩就站在叶青跟前稀里呼噜的往嘴里扒拉,转眼间吃的干干净净。


“我还要!”小男孩将空碗舔了一遍,伸手又要往叶青身上抓来。


叶青躲开,摊开手给他看:“没有了,你看,我都没得吃!”


刚才分面的时候,她突然觉得几个孩子像以前小区里饿极了的流浪猫,争先恐后的样子实在是让人心惊胆战。


叶青生怕被他们抓挠到,坚决不肯再拿出吃得来。


小男孩讨要不到,转身就往自己家跑,不一会儿,那边屋里就传来小姑娘细细的哭声,还有陈嫂呵斥两个女儿的声音。


九点来钟时候,院子里的灯熄灭了,不一会儿,此起彼伏的呼噜声传来。


叶青掩上门,搬了墙角的几块砖头挡上。


浑身的倦意都涌了上来,叶青合衣倒在床上,枕着自己的挎包,不大会儿就进入梦乡。


迷迷糊糊间,似梦似醒时候,叶青仿佛听到门外有鬼鬼祟祟的脚步走动,还有细细的呼吸声,挣扎着想要睁开眼查看时,已经是天光大亮了。


叶青接下来会怎么办?她会被饿死吗?


这些人的生活会一成不变还是有什么风波?


(未完待续,↓↓↓↓看更多精彩)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x



上一篇:北大传奇天才去美国深造,竟在海外一蹶不振,沦落20多年!如今的他却因这件事震惊了全世界!
下一篇:篮球电影有多夸张?当球迷智商为0,亢龙不悔不敌周董的大招! ...
+1
2994°C
沙发哦 ^ ^ 马上
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高级
相关推荐
©2001-2018 沃禾互联网智库 http://www.ioooooo.com/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陕ICP备11007441号-1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Discuz!X3.4公安网备|网站地图
手机版小黑屋广告合作客服QQ:57490593@qq.com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