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央视新闻 发表于:2017-12-15 00:10:12 复制链接 发表新帖
阅读数:899
2017-12-14央视新闻


他是“艺术上的多栖主义者”,诗歌、散文、评论、翻译是他的“四度空间”;他的作品风格多样,谈意志与理想,写思绪和愿景,话家国与别离。他就是诗人、散文家、翻译家余光中,今天上午余先生在台湾辞世,享年90岁。


△ 朗诵/央视主播 王世林 


乡愁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乡愁》创作于1971年,诗歌表达了对故乡、祖国的恋恋不舍,体现诗人期待中华民族早日统一的美好愿望。


等你,在雨中

等你,在雨中,在造虹的雨中

蝉声沉落,蛙声升起

一池的红莲如火焰,在雨中

你来不来都一样,竟感觉

每朵莲都像你

尤其隔着黄昏,隔着这样的细雨

永恒,刹那,刹那,永恒

等你,在时间之外,在时间之内,等你

在刹那,在永恒

如果你的手在我的手里,此刻

如果你的清芬

在我的鼻孔,我会说,小情人

诺,这只手应该采莲,在吴宫

这只手应该

摇一柄桂桨,在木兰舟中

一颗星悬在科学馆的飞檐

耳坠子一般的悬着

瑞士表说都七点了

忽然你走来

步雨后的红莲,翩翩,你走来

像一首小令

从一则爱情的典故里你走来

从姜白石的词里,有韵地,你走来

△《等你,在雨中》是余光中爱情诗歌的代表作,全诗只字未提“等你”的焦急和无奈,而是别出心裁地状写“等你”的幻觉和美感,将现代诗与古典美结合呈现清纯精致的境界。


今生今世

我最忘情的哭声有两次

一次,在我生命的开始

一次,在你生命的告终

第一次,我不会记得,是听你说的

第二次,你不会晓得,我说也没用

但两次哭声的中间啊

有无穷无尽的笑声

一遍一遍又一遍

回荡了整整三十年

你都晓得,我都记得

△《今生今世》是余光中为母亲而写,表达对母亲强烈的怀念和浓浓的亲情。


当我死时

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枕我的头颅,白发盖着黑土

在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

我便坦然睡去,睡整张大陆

听两侧,安魂曲起自长江,黄河

两管永生的音乐,滔滔,朝东

这是最纵容最宽阔的床

让一颗心满足地睡去,满足地想

从前,一个中国的青年曾经

在冰冻的密西根向西瞭望

想望透黑夜看中国的黎明

用十七年未餍中国的眼睛

饕餮地图,从西湖到太湖

到多鹧鸪的重庆,代替回乡

△《当我死时》是1966年余光中在美国密歇根州所作,羁旅漂泊的生涯使他的怀乡病日益深重,诗歌表达了他对祖国母亲的无限思念。


《假如我有九条命》

文/余光中

1

假如我有九条命,就好了。 一条命,就可以专门应付现实的生活

现代人最烦的一件事,莫过于办手续;办手续最烦的一面莫过于填表格。表格愈大愈好填,但要整理和收存,却愈小愈方便。表格是机关发的,当然力求其小,于是申请人得在四根牙签就塞满了的细长格子里,填下自己的地址。

许多人的地址都是节外生枝,街外有巷,巷中有弄,门牌还有几号之几,不知怎么填得进去。

一张表填完,又来一张,上面还有密密麻麻的各条说明,必须皱眉细阅。至于照片、印章,以及各种证件的号码,更是缺一不可。

于是半条命已去了,剩下的半条勉强可以用来回信和开会,假如你找得到相关的来信,受得了邻座的烟熏。 

2


一条命,有心留在台北的老宅,陪伴父亲和岳母

父亲年逾九十,右眼失明,左眼不清。他原是最外倾好动的人,喜欢与乡亲契阔谈宴,现在却坐困在半昧不明的寂寞的世界里,出不得门,只能追忆冥隔了二十七年的亡妻,怀念分散在外地的子媳和孙女。

岳母也已过了八十,五年前断腿至今,步履不再稳便,却能勉力以蹒跚之身,照顾旁边的朦胧之人。

她原是我的姨母,家母亡故以来,她便迁来同住,主持失去了主妇之家的琐务,对我的殷殷照拂,情如半母,使我常常感念天无绝人之路,我失去了母亲,神却再补我一个。 

3


一条命,用来做丈夫和爸爸

世界上大概很少全职的丈夫,男人忙于外务,做这件事不过是兼差。女人做妻子,往往却是专职。女人填表,可以自称“主妇”,却从未见过男人自称“主夫”。

一个人有好太太,必定是天意,切勿视为当然。我觉得自己做丈夫比做爸爸要称职一点,原因正是有个好太太。做母亲的既然那么能干而又负责,做父亲的也就乐得“垂拱而治”了。

所以我家实行的是总理制,我只是合照上那位俨然的元首。四个女儿天各一方,负责通信、打电话的是母亲,做父亲的总是在忙别的事情,只在心底默默怀念着她们。

4

一条命,用来做朋友。

中国的“旧男人”做丈夫虽然只是兼职,但是做起朋友来却是专任。

妻子如果成全丈夫,让他仗义疏财,去做一个漂亮的朋友,“江湖人称小孟尝”,便能赢得贤名。这种有友无妻的作风,“新男人”当然不取。

不过新男人也不能遗世独立,不交朋友。要表现得“够朋友”,就得有闲、有钱,才能近悦远来。穷忙的人怎敢放手去交游?我不算太穷,却穷于时间,在“够朋友”上面只敢维持低姿态,大半仅是应战。

跟身边的朋友打完消耗战,再无余力和远方的朋友隔海越洲,维持庞大的通讯网了。演成近交而不远攻的局面,虽云目光如豆,却也由于鞭长莫及。 

5

一条命,用来读书。

世界上的书太多了,古人的书尚未读通三卷两帙,今人的书又汹涌而来,将人淹没。谁要是能把朋友题赠的大著通通读完,在斯文圈里就称得上是圣人了。

有人读书,是纵情任性地乱读,只读自己喜欢的书,也能成为名士。有人是苦心孤诣地精读,只读名门正派的书,立志成为通儒。

我呢,论狂放不敢做名士,论修养不够做通儒,有点不上不下。要是我不写作,就可以规规矩矩地治学;或不教书,就可以痛痛快快地读书。假如有一条命专供读书,当然就无所谓了。

6

另一条命应该完全用来写作

台湾的作家极少是专业,大半另有正职。我的正职是教书,幸而所教与所写颇有相通之处,不至于互相排斥。

以前在台湾,我日间教英文,夜间写中文,颇能并行不悖。后来在香港,我日间教三十年代文学,夜间写八十年代文学,也可以各行其是。不过艺术是需要全神投入的活动,没有一位兼职然而认真的艺术家不把艺术放在主位。

鲁本斯任荷兰驻西班牙大使,每天下午在御花园里作画。

一位侍臣在园中走过,说道:“哟,外交家有时也画几张画消遣呢。”鲁本斯答道:“错了,艺术家有时为了消遣,也办点外交。”

我赞成鲁本斯的看法,认为立言已足自豪。鲁本斯所以传后,是由于他的艺术,不是他的外交。

7


一条命,专门用来旅行。我认为没有人不喜欢到处去看看:多看他人,多阅他乡,不但可以认识世界,亦可以认识自己。

有人旅行是乘豪华邮轮,谢灵运再世大概也会如此。有人背负行囊,翻山越岭。有人骑自行车环游天下。这些都令我羡慕。

我所愿为的,却是驾车长征,去看天涯海角。我的太太比我更爱旅行,所以夫妻两人正好互作旅伴,这一点只怕徐霞客也要艳羡。不过徐霞客是大旅行家、大探险家,我们,只是浅游而已。 

……

最后还剩一条命,用来从从容容地过日子,看花开花谢,人往人来,并不特别要追求什么,也不被“截止日期”所追迫。 

素描 · 余光中

△点击视频  聆听余光中心底的乡与愁

余光中1928年生于江苏南京。

1950年到台湾,1952年毕业于台湾大学外文系,同年出版首本诗集《舟子的悲歌》。1954年与覃子豪等创立蓝星诗社,1958年赴美进修,参加爱荷华大学写作班,获艺术硕士学位。

△ 青年余光中

余光中至今驰骋文坛已逾半个世纪,在现代诗、现代散文、翻译、评论等文学领域都有涉猎,一首《乡愁》更是在全球华人世界引发强烈共鸣,多篇作品入选大陆、台湾以及香港的大学、中学教科书。文坛大师梁实秋称赞他“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

他现已出版诗集 21 种;散文集 11 种;评论集 5 种;翻译集 13 种;共 40 余种。余光中热爱中华传统文化,称祖国为“最美、最母亲的国度”。他说,“我的血系中有一条黄河的支流,我要做屈原和李白的传人。”

2017年12月14日上午,余光中在台湾高雄因病去世,享年90岁。


资料/央视新闻综合

图/视觉中国、网络


点击「写留言」分享感悟

猜你喜欢

  • 习近平同韩国总统举行会谈:中韩是友好近邻和战略合作伙伴

  • 文在寅访华,中韩年轻人相互怎么看?

  • 美联储今晨加息 中国货币政策是否会被“带节奏”?

  • 公安部发布最强电信防骗秘籍!48种套路一眼看穿!

  • 租购同权、留置、灰犀牛......2017十大新词语出炉




缅怀!悼念!

本期监制/唐怡 主编/张天宇 编辑/马玮璐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x



上一篇:谢谢你,偷偷爱我一辈子!
下一篇:习近平同韩国总统举行会谈:中韩是友好近邻和战略合作伙伴
+1
899°C
沙发哦 ^ ^ 马上
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高级
相关推荐
©2001-2018 沃禾互联网智库 http://www.ioooooo.com/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陕ICP备11007441号-1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Discuz!X3.4公安网备|网站地图
手机版小黑屋广告合作客服QQ:57490593@qq.com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