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热点 / 正文
国际思想周报|德国对民粹主义免疫吗;加拿大慷慨的难民政策 ...
社会看点 发表于:2017-9-18 09:14:00 复制链接 发表新帖
阅读数:428

【阅读提醒】内容发布于2017-9-18 09:14,可能已经有所发展或发生变化!

德国对民粹主义免疫吗
2017年德国大选将于本月24日举行,目前的民调显示,默克尔胜选继续连任的可能性很大。近日,德国社民党(SPD)旗下智库的弗里德里希·埃伯特基金会外交政策部门主任麦克⋅布宁(Michael Bröning) 在Project Syndicate撰文指出,尽管德国面对民粹主义挑战时展现了高出其他西方国家的抵抗力,但对极端党派的低支持率并不意味着德国人民对国内政治感到满意。
布宁指出,目前极右民粹政党德国选择党和极左政党左翼党的支持率都在10%左右的低位徘徊,德国之所以在民粹主义诱惑面前表现得不像其他西方国家那么软弱,主要有两大结构性原因:
一是德国特殊的右翼和左翼极权主义历史纪录。在德国历史上,第三帝国的超沙文主义和东部地区“实际存在的社会主义”的政治遗产在大多数德国人心目中灌输了谨慎的温和主义,使得大多数德国选民不可能支持极端主义政党。二是德国的经济实力使其对民粹主义具有抵抗力。德国目前的失业率处在历史最低点,国内生产总值自2013年以来增长了近10%,另外还有一个运作良好的福利制度,使得在其他西方国家激起民愤的不平等问题在德国影响有限。
但在布宁看来,这并不意味着德国完全没有受到民粹主义的影响,德国选民对极端政党的低支持率掩盖了德国社会中对现实不满的暗流,这种不满与在欧美其他地方导致反建制政党兴起的愤怒情绪惊人相似。他在文中引用了一系列民意调查来佐证这一观点:71%的德国选民不信任政府,70%的选民不相信主流媒体,80%的德国人几乎不信任或完全不信任政党。在职业可信度调查中,政客排名最末,甚至远远落后于保险代理和广告专家。针对官员的攻击在2016年翻了三倍。甚至于公众对于民主制的支持也不再是理所当然的了,只有62%的年轻人认为“由人民统治人民”是最好的政府形式。
布宁进一步指出,除了普遍的怀疑态度之外,公众和政府政策取向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大。例如在移民问题上,不同于整个政治体系的共识,大多数德国人都希望关闭边境不再接收难民,70%的人认为“伊斯兰不属于德国”。在经济议题上,德国政府不情愿把希腊踢出欧元区,只有31%的选民持有相同观点。另外,2/3的德国人支持被政客们嘲笑的保护主义政策。
综上所述,布宁认为现在就认定德国对民粹主义免疫为时过早。尽管还未浮出表面,不满情绪已经在社交媒体上和政治缺席中显现出来,并且没有消退的迹象。德国政党应该认识到,国内隐藏的民粹主义是严重的结构性挑战,必须付出双倍的努力去接触左翼和右翼的、感到不满的选民。在德国,打击极端主义可能需要不那么中立的政治政策,否则在另一个四年的“稳定”之后,德国反民粹主义的特殊道路可能会突然终止。
加拿大慷慨的难民政策
当许多欧洲国家在难民问题面前束手无策时,加拿大却采用了自由开放的移民制度。《展望》杂志9月刊登载了一篇英国记者史蒂夫·布鲁姆菲尔德(Steve Bloomfield)的文章,深入介绍了加拿大的移民政策背后的政治、经济、文化考量,并指出这样的政策在英国也可以行之有效。
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在机场欢迎叙利亚难民。
布鲁姆菲尔德指出,自从来自自由党的总理贾斯汀·特鲁多2015年当选以来,加拿大就沉浸在作为全球自由灯塔的定位中。当很多欧洲国家拒绝接收移民时,特鲁多宣布立刻接收25000名叙利亚难民,甚至亲自来到机场欢迎他们成为“新加拿大人”,还为他们送上冬衣。这样的难民政策也得到了保守党的支持,时任保守党党魁的安布丝(Rona Ambrose)在接收采访时表示,移民和难民对加拿大很重要,这是各党派的共识。2016年8月,在众议院针对是否接收超过1000名雅兹迪妇女儿童进行投票时,出现了313票支持、0票反对的压倒性结果,第二天全国性报纸也表达了一致赞同。
文章进一步指出,加拿大的移民政策并不仅仅出于同情心,背后也有计算。去年,政府设定了接受30万移民的目标,并将这个数字分割成10多个类型。例如2015年,加拿大就决定引进3万护理行业从业者,5.1万技术工人,以及2万左右已有移民的父母和祖父母。从人口统计学来看,30万这个数字略少于加拿大总人口的1%,而去年到达英国的移民总数为58.8万,也是略少于英国总人口的1%。不同的是,这样的统计数字在英国公布时遭到了绝望的反对,在加拿大却受到了全面的欢迎。
加拿大建立了一个自由的移民系统,对寻求庇护者采取人道主义的态度,同时有计划、有秩序地引进数十万经济移民,并且得到了公众的广泛支持,这是其他西方国家都没有做到的。在加拿大,虽然也有关于移民能不能受教育、应该接受多少难民的讨论,没有任何一个政党是反移民的。
布鲁姆菲尔德认为,加拿大的优势之一是从很久以前就开始思考移民问题了。1848年加拿大采用民主政体后通过了第一项法律就是关于移民的,1867年成为自治殖民地时,最早建立的几个政府部门中就有公民及移民部。但在当时,加拿大采取的是种族主义移民政策,只接受欧洲白人,在二战中拒绝接收犹太难民,拘禁了大多数日本居民。加拿大移民政策的进步主义转向发生在1960年代,进步保守党总理约翰·迪芬贝克通过了1961移民法案,去除了原有的种族歧视标准。几年后,自由党政府采用了首个积分系统,植入了一套清晰的移民管理规则,加拿大开始拥抱多元文化主义。伯克利大学社会学教授、移民专家Irene Bloemraad表示,通过采用多元主义文化,加拿大得以建立一种将移民包括在内的叙事,这也帮助刚刚独立想要在国际上建立声望的加拿大脱颖而出。在今天的加拿大,5分之一的人口出生在加拿大以外的地方,49名议员是有色少数族裔,占了15%。
多元文化主义在德国有着深厚的根基。
文化因素之外,加拿大需要移民来保证人口增长。在每年接收30万移民的情况下,目前的推算显示,加拿大的人口将在2050年达到5千万,之后会陷入停滞。有人因此主张更多的移民,财政部建立的经济增长顾问委员会建议将这一数字提高到45万。前任国民年金计划负责人Mark Wiseman指出,如果保持现有的移民数额,加拿大将会从全球第11大经济体掉落到第29位,届时将不再拥有G7中的席位,也不再能够对联合国产生影响,国内生产总值和人均生产总值将停滞不前。
不同于加拿大的周密计算,英国的目标是将移民人数降至“数万”,这个数字并不是基于经济学研究提出的,而是作为短期策略用来暂缓英国独立党的势头,平息右翼小报的指责和安抚相当数量的对移民感到担忧的英国人。这个数字的另一个问题是,自2010年提出以来,英国政府没有一年真正做到,这进一步破坏了人们对移民政策和政客的信任。
加拿大为移民提供的帮助从申请初期就开始了,政府还会提供免费的英语、法语课程,移民也可以使用医疗和教育服务,并且有可以在3年后入籍的清晰路径。加拿大官方认为,当移民了解到自己将在未来成为加拿大人,他们看待事物的方式会发生改变,他们会对社会做长期投资。和英国截然不同的是,加拿大在移民的选择标准和程序方面有着清晰的规则,并不掩饰或否认接收的移民是经过仔细挑选的,这种高度可靠的系统让加拿大人获得了信心。
不过,加拿大的移民制度也不是完美的。目前有将近4万申请庇护的难民还在等候自己的案件被听取,他们中的一些人在5年前就到达了加拿大。尽管多元文化主义根基深厚,最近的两起恐怖袭击说明加拿大也并非对欧洲面临的挑战完全免疫——一起发生在国家战争纪念碑,与IS有关,另一起发生在魁北克的一个清真寺,6名穆斯林在袭击中丧生。
但无论如何,加拿大国内对于移民的总体支持并没有动摇。而英国在地理环境、主要城市人口密度、经济条件等方面都十分相似,布鲁姆菲尔德总结称,目前阻止英国采取加拿大式的移民政策的只是政治因素,这并非没有改变的可能。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x



上一篇:本周政经前瞻|京沪高铁开行7对复兴号,美联储公布利率决议 ...
下一篇:英国驻华使馆开放日吸引两千余人,大使吴百纳自信英国软实力 ...
+1
428°C
沙发哦 ^ ^ 马上
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高级
相关推荐
©2001-2018 沃禾互联网智库 http://www.ioooooo.com/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陕ICP备11007441号-1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Discuz!X3.4公安网备|网站地图
手机版小黑屋广告合作客服QQ:57490593@qq.com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