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微信头条 / 正文
何以慰藉乡愁?不妨看看她的《中国故事》
社会看点 发表于:2017-8-25 21:21:00 复制链接 发表新帖
阅读数:506
【编者按】
“其实我受过最好的语言训练,我两岁开始,祖父给我讲民间故事,一直讲到我上小学。”
8月19日,在冰心儿童文学奖得主、语文教师一苇的新书发布会上,她和江南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黄晓丹、中学高级教师、华东师范大学硕士研究生兼职导师朱煜一同讨论了《中国故事》背后所蕴含的浓重的乡愁。
以下是一苇新书发布会中的谈话实录,有删节:
大家好,很高兴今天下午可以在这里和大家一起分享一本非常美妙的书《中国故事》。介绍一下今天两位嘉宾,一位是《中国故事》的作者一苇,一位是朱煜老师。
黄晓丹:一苇从东莞过来,第一次来到江南。到江南之后,她要求看一下苏州园林。记得我去接一苇时,她一下火车就说,苏州现在都是高楼大厦了,没有鲁班师傅造的房子了吗?她真的提到了“鲁班师傅”这个词。我当时想,真是好天真的作者。
一苇:我解释一下鲁班师傅,《中国故事》里有两篇跟鲁班有关。在我心里,鲁班师傅是能工巧匠。有一个这样的传说:当年修桥的师傅刚刚造好卢沟桥,鲁班师傅经过,他见桥上的狮子雕刻得精细可爱,就在每个狮子头上敲了一敲。这一敲,桥上的狮子就活过来了。如果你到卢沟桥去,卢沟桥上的狮子会跑下来跟你玩。
民间有非常多鲁班师傅的故事和传说,其实我觉得那都是在赞美中国的能工巧匠。
我是中学老师,中学语文课本上有篇课文叫做苏州园林。我一遍遍教那篇文章,自己查了很多资料。以前没去过,印象中苏州应该很多能工巧匠建的园林,穿插在一般的民居中;民居也应该是我心目中很有传统特色的民居才对。
黄晓丹:一苇很明确觉得我是一个中国人,需要看到鲁班师傅造的房子。她会觉得我是语文老师,希望我的孩子听一个中国故事,今天中午吃饭时她和我说,有一次给学生教朱自清的《背影》,《背影》是非常中国式的抒情,很委婉。
一苇:我当时这样跟学生讲,朱自清这篇《背影》,它的角度和外国亲子关系不一样,这个孩子是在背后观察他的父亲,我看到父亲的背影,“我的眼泪很快地流了下来”。孩子是从背影观察的,不是正面。中国亲子关系,孩子在父亲之前,应该是很孝顺的观念。我问我的学生,你们爸爸妈妈有没有跟你们说过“我爱你”。没有的,我们那里挺传统,哪有爸妈跟孩子说我爱你。
外国不是,外国父母每天晚上都会在孩子睡觉之前说“我爱你,晚安”。朱自清的背影最成功的地方在于它的角度,孩子从背后观察父亲,并且背后表述对父亲的爱,并且从背后去体会到父亲是爱我的,这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黄晓丹:一苇身上有和我的经验不一样的地方。我出生在无锡,在苏州、天津和蒙特利尔读了本科、硕士、博士,又回到无锡工作。虽然我觉得苏州园林很美,但我心中没有强烈的渴望说,觉得我是中国人,一定要看到鲁班师傅造的建筑。
那天我们从沧浪亭回来去诚品书店,在40多度的苏州路上开车时候,我忽然想起一首歌,台湾著名歌手陈建年唱的《乡愁》。乡愁不是在离开时候涌起的吗?我踏在曾经熟悉的土地上,这块地原来是我们的。我让开车的先生放了这首歌。苏州工业园区满是高楼大厦的金鸡湖大道,在我上大学时候,那片是稻田。
有些人想找到自己和故乡之间的联系,觉得故乡已经失落了。一苇在书中就表达了这个感受。在我和一苇的谈话中,我感到一苇有这样一种责任感。她觉得自己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她要为这些已经失去故乡的人找到他们的精神故乡。
一苇:我的学生家长问我为什么要写这本书——很多人问我这个问题。我当时的回答是“这本书可以慰藉我的乡愁”。两三岁的时候,我祖父就给我讲故事:《封神榜》的开头,姜子牙怎么被他老婆赶出去,开始他一生的事业;哪吒,中国顽童形象,身上也有很多值得挖的东西。
一路成长,长大读完大学回到家乡,发现农田没有了,变成工厂。以前旧房子拆了,建起了新房子。以前乡村路弯弯曲曲的,现在从村子走出去那条路变成了可以开车的大马路。这些就发生在我读书的七年里,整个都变了。
我经常觉得这是一种很让我焦虑的状况,好像我不在自己家里一样。虽然还在东莞芦村,但回到以前生活的地方,那一切已经不在了。中国的变化翻天覆地,这片土地也不断发生变化,我猜上海也是这样。那天我们一起去陆家嘴,我孩子跟我说:“妈妈,我出生的时候,这房子还没有呢,现在它就变成这样了。”他是看了旁边的介绍。短短几年,就有了很大的变化。
我以前看过一个日本动画片,叫做《百变狸猫》。有一个场景让我哭得很厉害,当那些狸猫失去了它们的家园之后,他们一个个都变成白领,提着包、戴上领带、穿着西装去上班,有些人做店员,有些人在流水线上工作。
主角狸猫拎着公文包下班,突然看到路边小沟里有另外一只狸猫钻到下水道去了。他就非常高兴,马上甩掉公文包,解开衣服领带,西装扔掉,一件件把人类加在它身上的东西全部扔掉,跑到下水道入口变成一只狸猫,恢复原来的样子。
钻进了下水道,所有的狸猫都聚在了一起,用它们的法术恢复了它们以前的样子。画面是已经是高楼大厦的城市一点点变成了以前的乡村模样,于是他们不断在那里歌唱,回顾以前的事情。我看到这段时候,哭得非常伤心。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要有一种魔法,把芦村变回原来的样子。
我住在东江边上,以前夏天都会在那里游泳,现在那水又黑又臭,走近江边都是痛苦的体验,农田全部变成了厂房,现在厂房也荒废了,因为污染太严重。我写这些故事,可能也是为了用这些故事慰藉我作为当代中国人的乡愁,让我与古代根深蒂固的中国文明和传统文化建立起一种内在的关系,写这些故事的时候,我觉得非常幸福。
黄晓丹:《中国故事》这本书的封面是唐代仕女的形象。有人说书里的设计是竖排的,好不容易文字不是繁体是简体。另外一些人说,虽然很多中国元素,但这是现代的设计。好几次给一苇做活动主持,我都会感到这样的一种落差。
今天中午第一次遇到朱煜老师,虽然已经久仰大名,知道他在上海。朱老师告诉我他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在浦东工作。我记得我小时候对于浦东想象是一片农田的样子。我想问朱老师,你的经历肯定和一苇一样多,看到故乡变成了刚才一苇说的水泥丛林,你有这样的感受吗?
朱煜:今天组合很有意思,大学老师、中学老师、小学老师。我是一个小学老师,小学语文老师,真的是晓丹说的土生土长本地人,在家里和父母说话时候说本地话,土生土长一个浦东人,现在工作也在浦东。
读到这本书,第一个感觉是什么?是我们这代人所经历的那样一种沧海桑田的感觉,是其他人不大能够感受得到的。
我的老家在张杨路旁边,上海的朋友肯定知道张杨路。我小时候张杨路很小,就两个车道。小时候会去跑步,早晨起来晨跑,从我家往东面跑,跑到东方路,那个时候没有东方路,那个时候是农田。早晨四五点钟运气好的话,能看到农田里一座座小坟上有鬼火飘出。跑到现在东方路、张杨路的位置,再往东就是川沙县,上面有一个川沙县界碑。但现在上海已经没有川沙县这个地方了。
90年代浦东改革开放。1992年之后,我生活的这个区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真的是可以用沧海桑田来形容。我曾经在一篇文章里这么讲,我说很庆幸生活在一个非常好的时代,我也很焦虑自己生活在一个非常糟糕的时代。说它是好的时代,社会发展、经济发展、物质文化发展,确实给生活带来很多便利。为什么说是一个非常糟糕时代,因为它变得实在太快了。就好像冬天一下子来到了夏天,或者夏天一下子来到了冬天。
你会看到原先熟悉的场景几乎在一夜之间荡然无存。本来我们有很多邻居,今天哪家包馄饨吃,按照一般上海人的习惯,馄饨会端到隔壁邻居家,让他们尝一尝。如果今天爸爸妈妈没有回来,我们放学在家里,隔壁邻居吃晚饭了,会招呼我们一起吃晚饭,这样一种人际关系现在荡然无存。
一开始我觉得自己没有乡愁,经常看书、和别人交流,别人说我的老家在哪里,春节我要回老家,我好像没有老家的概念,我一直生活在那个地方,直到现在生活在张扬路的周边,出生在那里,现在还生活在那里,只不过路不一样了,路两边的环境有很大的不同,没有感觉自己有老家这种概念,因为一直在老家。
后来呢,慢慢又感觉确实还是有乡愁的。因为小的时候熟悉的那些环境发生巨大的变化,没有了。我曾经写过一本书给小学生看,很多内容有虚构,但有一些内容的人物形象有原形,一下子让我想起了我小时候的场景。
特别到了40岁以后,尽管一直住在这个地方,我发现我可能还是有乡愁。读到了这本《中国故事》之后呢,我的思考又被引向了深处,引向我小时候的阅读经历。我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生活在大城市。
后来我有了很多朋友,也都是老师,他们出生在农村,用自己的话来说小时候“过着贫瘠的童年”,家里没有一本书,没有人告诉他们要去看书。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x



上一篇:林毅夫吉林报告争议再发酵,田国强:轻工业应让市场发挥作用 ...
下一篇:中新赛克将冲击IPO:5年前中兴通讯曾是它的控股股东
+1
506°C
沙发哦 ^ ^ 马上
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高级
相关推荐
©2001-2018 沃禾互联网智库 http://www.ioooooo.com/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陕ICP备11007441号-1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Discuz!X3.4公安网备|网站地图
手机版小黑屋广告合作客服QQ:57490593@qq.com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