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微信头条 / 正文
有一群外国人,曾在中国靠脸吃饭
新鲜都市 发表于:2017-8-15 08:42:00 复制链接 发表新帖
阅读数:529

注册登录发表评论赚现金,提现秒到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x
一些外国“群演”准备参加一个楼盘的开盘仪式 /受访者供图
“不需要有任何教育背景,不需要具备什么才艺,甚至不需要做些什么,只要拥有一张外国人的脸,就可以扮演歌手、舞者、设计师等角色,从而获得丰厚的报酬。”几年前,成都外国人聚集的酒吧里,这成为初次见面的外国人常用的破冰话题。他们时常拿各自奇妙的“群演”经历调侃,并分享其间遇到的荒诞而有趣的故事。
大卫博伦斯坦(David Borenstein)来自美国,在成都和重庆生活过三年,他将自己被拉去跑龙套的经历,戏称为充当“White Monkey”(白猴子),还把这段经历拍成了一部名为 《梦想帝国》的纪录片。
纪录片的主人公亚娜,是一个在重庆奋斗的新疆姑娘,和人合伙经营一家外国人演艺经纪公司。
通过亚娜的视角,大卫记录下了“外国群演”行业在西南中国的兴衰变迁。
荒诞的行业
大卫对于“外国群演”行业的荒诞印象,在第一次参加演出时就奠定了基础。一个楼盘的开盘典礼上,大卫和另外两个互不相识的外国人被临时组成了一支乐队。大卫负责吹黑管,另外两个分别担任键盘手和吉他手。
音乐响起,大卫发现自己和吉他手至少能够跟上最基本的旋律,算得上是音乐爱好者,而键盘手则完全是个摆设。但在这难称悦耳的音乐环绕下,台下的观众却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大卫这才意识到,在这个场合下,他们只是作为舞台的背景,需要做的也只是单纯摆出演奏的样子。
几首曲子后,这支乐队被领进了隔壁一间正在举办论坛的宴会厅。主席台上坐着几个西装笔挺的外国人,是房地产公司宣称的国际建筑设计师。大卫知道他们和自己一样,是被雇来的“外国群演”,房地产公司正通过他们介绍自己的房子是按照国际标准建造的。
主持人先用英语向设计师提问,然后再将设计师的回答用中文告诉台下的观众。两种语言都听得真切的大卫有些哭笑不得,设计师们胡乱回答一通的问题,经过主持人的翻译,就变成了专业、严谨的回答。
事后,大卫找了不少有过“外国群演”经历的朋友交流,他们都说这在行业里是很普遍的情况。奇异的魔幻现实感加强了大卫想要完成这部片子的兴趣。
大卫做“外国群演”的初衷,也正是为了完成一部与中国相关的纪录片。
2009年,本科毕业的大卫申请到了富布莱特项目。他选择去成都,研究方向是中国的城市化。“外国群演”的各种趣事,大卫早就在成都大大小小的酒吧中听说过。
那几年,走在大街上被“外国群演”经纪人拦下,对于在成都的外国人而言,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大卫也被人看中过,但因为项目尚在进行中,就选择了拒绝。
2011年,富布莱特项目结束后,因为没有形成研究成果,大卫略带失落地回到了美国。在纽约待了不到两个月,大卫觉得“中国的魅力挡不住了”,就又回到了成都。
那年冬天,在成都九眼桥闲逛时,大卫被尚在成都某家外籍演艺公司做助理的亚娜拦下。这一次,他接受了邀请,也架起了自己的摄像机。大卫发现亚娜大方、诚实,愿意向他敞开心扉,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纪录片主人公。
“形象就是真相”
亚娜大学学的是英语,在广东做过一段时间的外贸,然后就来到成都做起了外籍演艺人员经纪人。
她的工作内容的一大部分就是寻找外籍人员,主要是去外国人聚集的酒吧找。遇到合乎标准的外国人,她会上去搭讪,给对方拍几张照片,然后留下对方的联系方式。在她随身携带的小本子上,她会记上每个人的特点,“这个漂亮,身材可以”。
一些有长期合作关系的“外国群演”,亚娜会找一个摄影工作室,给他们拍一些宣传照,然后再做一份“很棒”的背景材料。大卫因为有一些乐器演奏的基础,就从大卫博伦斯坦变成了戴夫博伦齐奥,名号则是美国著名的黑管演奏家。宣传照上,大卫穿着黑色高领毛衣,右手夹着一支黑管,俨然一副资深艺术家的模样。
有活动时,亚娜会叫上一辆大巴车,载着一车的“外国群演”去往活动现场。活动基本上都和房地产相关,地点通常是在偏远的郊县,楼盘的名字里总会有“皇家”、“英伦”、“天堂”等字眼。
在几个小时的行程中,大卫经常会和不同的“外国群演”交谈。他发现,这些人来自各种职业和领域,有留学生、混混、待了太久的背包客,还有被公司外派到中国的高级白领,每一个都是对赚快钱有兴趣的人。
“外国群演”一场演出的报酬,从500到2000元不等,和性别有关,和肤色有关,和活动是室内还是室外也有关。“一个白人男性,室内活动能拿1500元,室外活动能拿2000元。”
大卫意识到,中国的高速发展使得各个领域产生了很多新的需求,而“外国群演”的脸就是能满足某些需求的产品。他们的脸是符号,是“国际化”、“发展”的象征。
“所有产品的真实价值似乎不怎么重要了,只要形象好,人们就愿意去买。目前的现状就是,形象就是真相。”亚娜用她最直观的感受,概括着自己对“外国群演”行业的认识。
“形象就是真相”,大卫感同身受。有一次,大卫的一个美国朋友来中国旅行,这是一位真正的乡村音乐歌手。朋友到成都时,正好遇上郊县一个以“乡村经济发展”为主题的晚会,需要一支乡村乐队。大卫很高兴,觉得终于有机会可以做一次真正的音乐演出了。他和歌手朋友找了另外两个做音乐的美国朋友,虽是临时拼凑,却也颇为满意。
在主办方的介绍中,他们是一支来自美国的著名乡村乐队,名为“旅行者”。第一次彩排时,主办方提出了第一个要求,“他们觉得乐队没有女性成员不够好看,于是我们的乐队就多了一个来自西班牙的女乐手。”第二次彩排时,主办方认为,正宗的乡村音乐应该有一个女歌手,于是这个英语带着浓重西班牙口音、听起来不怎么会唱歌的姑娘,成为了主唱。正式演出时,“旅行者”乐队的表演尚未结束,只听主持人说到“:世界大同,美国有一个乡村,非洲也有一个乡村。”然后一支黑人组成的非洲鼓队就冲上了舞台,对着乡村乐队跳起了热情奔放的舞蹈。而那个真正的乡村歌手则站在舞台的最后面,弹着一把没有插电的电吉他。
“外国群演”的黄昏
2012年,成都的“外国群演”行业趋于饱和,亚娜决定去重庆寻求新的发展机遇。她和重庆当地人吉米合伙开了一家外国人演艺经纪公司。
有了自己的公司后,亚娜表现出了更强的干劲。她会直接向客户介绍:“房地产项目的话,你要提升档次,最好还是用外国人,成都那边都是这样做的。”
大部分的活动地点依旧是在要坐上几个小时大巴车才能到达的郊县,但亚娜有了属于自己的解释:“只要老外往那里一站,就不一样了,不是什么偏远山区的房地产项目,而是一个未来的国际城市。”
在向潜在客户展示活动照片时,亚娜会先把外籍调酒师的脸遮住,只留下边上的中国调酒师,然后让客户自己体会差别:“老外给我们调酒,就会感觉好有身份,好有面子。”
在一年的发展之后,亚娜的公司站到了这个行业的顶端,业务蜂拥而来。大卫每星期至少也要参加三次表演,每一场演出的报酬,是他每月房租的两倍。然而好景不长,又过了一年之后,情况发生了不好的变化,亚娜公司的业务开始锐减,愿意花钱请这些“外国群演”去表演的客户,越来越少。
公司的危机让亚娜有些焦躁不安,她忙乱地拨打着信用卡客服电话,因为不断地拆东墙补西墙,她的信用卡出现了严重的信用问题。“利息太吓人了,一个月的工资都不够还利息,如果生意再恶化下去,我只能把公司的股份卖了。”亚娜告诉大卫。
为拓展业务,“外国群演”们演出的类型也发生了变化,他们不仅仅是站在楼盘开盘仪式的舞台上,还会出现在宣传片中,扮演着医院的医生、高端住宅中的外籍住户、建筑设计工程师,或是谈判桌上外籍高管。
最近两年,整个外籍演艺行业发生了大的转型。因为行业竞争太激烈,为了控制成本,经纪人们不再去找欧美的“外国群演”,而是直接在俄罗斯、乌克兰找比较专业的外籍演员。也不是像以前那样一个项目结一次,而是直接签约一个月付月薪。
亚娜终究是卖掉了公司的股份,但她依旧以独立经纪人的身份从事着这一行。



上一篇:倡导绿色生活 反对铺张浪费
下一篇:他们远程机动数百公里,只为这次跨昼夜实弹射击
+1
529°C
沙发哦 ^ ^ 马上
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高级
相关推荐
©2001-2018 沃禾互联网智库 http://www.ioooooo.com/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陕ICP备11007441号-1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Discuz!X3.4公安网备|网站地图
手机版小黑屋广告合作客服QQ:57490593@qq.com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