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日阅兵出现的“中国军团”,是谁?

2018-05-10| 发布者: 环球网| 查看: 25 |原作者: 环球网

“我们的父辈也曾是苏联红军”。

2018-05-09环球网

“我们的父辈也曾是苏联红军”。


2018年5月8日,在俄罗斯海参崴庆祝反法西斯胜利日的游行队伍中,出现了一支中国面孔的队伍,他们和周围的俄罗斯人民一起高呼“乌拉”,共同行进,引来很多人的好奇,这是一支什么样的队伍呢?他们和俄罗斯有什么关系呢?



视频制作:胡适真


俄罗斯海参崴庆祝反法西斯胜利日的游行队伍中的“中国军团”


这支“中国军团”是由反法西斯战斗时间最长的战士们的后代组成的,他们十分特殊,本来是活跃在东北地区的中国游击队,即东北抗日联军成员,由于和日军作战损失很大,在1939年至1941年他们被迫退入当时的苏联境内,并得到苏联的帮助而驻扎在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的维亚茨克村营地。


东北抗日联军

  

1942年,经过中俄双方的协商,这支部队被改编为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即苏联红军远东红旗军第88独立步兵旅(简称第88旅),实际上是一支执行特殊任务的队伍。这支队伍的领导人包括周保中,李兆麟,冯仲云等,部队中也有一些从苏联其他部队调入的军官和士兵,以及一些朝鲜,蒙古战士,因此,这支部队也被称为“国际旅”。他们都进行过空降训练,很多人是伞兵,而且战斗经验丰富。他们一方面在苏联休整,等待打回祖国的一天,一方面为苏联军队提供帮助,到日本军队占领的伪满洲国,即中国的东北三省地区执行侦察任务。


第88旅的中国籍战士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远东战役开始前,第88旅的部队派出数百名侦察员回到中国境内执行对日军的侦察,并有很多人牺牲。他们的鲜血没有白流,提供的情报成为苏军远东战役的重要依据,使百万关东军在两周的时间内崩溃。在1945年8月,苏联和日本宣战之时,这支部队随同苏军主力部队在绥芬河,东北里,牡丹江等地和日本军队作战并从这里返回祖国,他们目睹了日本侵略者的战败。


本文作者萨苏与俄罗斯老战士合影,他的父亲曾攻入柏林。

  

在战争结束后,他们离开了苏联,返回了祖国居住和工作,有些人如王效明,王明贵成为我国军队的将领和中级军官,有些如冯仲云,陈雷成为中国一些重要部门的领导人。现在,他们大多数已经去世,所以,他们的后代今天代替他们来到海参崴,参加了这次不朽的军团的游行。


“我们的父辈也曾是苏联红军”。


这些后代中包括史春刚女士,她的父亲史化鹏是88旅上士,中国战斗英雄,曾经负伤24处,有个外号叫作“铁孩子”;金玉霞女士,她的父亲金国祥在1941年随王明贵将军在黑龙江进行对日军的游击战,是一百多名游击队员中仅有的13名生还者之一。还包括安然先生,他的伯父陈雷是88旅少尉,后来成为黑龙江省省长。


身负二十四处伤,曾孤身炸毁日军弹药库,人称铁孩子的史化鹏的女儿。



抗联三支队在库楚血战中仅存的十三名老战士之一陈雷的后人。


陈雷少尉的侄子安然先生。冯仲云的大女儿冯忆罗身体不好,行动不便。故此安然先生替她举父亲的标牌走在队伍之中。

  

他们不但曾为祖国的独立自由而战,也曾经为世界的公理正义而战,在反法西斯战争中以重大的牺牲展示了中国的作用。

  

在这次前来参加活动的过程中,这些中国战士的后代也对整个游行感到十分感动,想起三万抗联战士最后凯旋的不到一千人,他们在接受采访时抱头痛哭。面对俄罗斯电视台和电台的采访,他们祝愿人类的和平友好永远持续下去,希望我们共同为进步与文明而奋斗。


转载请注明来源环球网

本期精彩回顾

美军高官:亚洲好像哪里不对,原来是中国人不怕我们了

“港独”闹场:我一听国歌就想呕!

丢人啊,这21部抗日神剧被日本人当成中文教材了……

这新闻,你不气炸算我输!

满嘴“恶臭你支”的双面人上热搜,厦大被吓了没?



长按关注,您就是环环的衣食父母



觉得不错,请点赞↓↓↓


狂笑

好色

亲亲

晕倒

点赞

恶心

0条评论 25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最新评论

©2001-2018 沃禾互联网智库 http://www.ioooooo.com/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陕ICP备11007441号-1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Discuz!X3.4公安网备|网站地图
手机版小黑屋广告合作客服QQ:57490593@qq.com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