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应该还活着,她肯定还活着,我一定要找到她”

2018-04-25| 发布者: 澎湃新闻| 查看: 6 |原作者: 澎湃新闻

“你见过她吗?”老人指着寻人启事上老伴的照片,一连问了很多人

2018-04-24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记者 蒋格伟 实习生 廖艳


“她应该还活着,她肯定还活着。”一位年过七旬的老兵王玉明说。


4月18日,甘肃省陇南市一位71岁的王玉明老兵步行140多公里,走了十天,来到甘肃省天水市,寻找他患有老年痴呆的老伴。4月23日,王玉明老人告诉澎湃新闻,这是在老伴走失的两个月期间,自己第二次步行来天水市寻找。他相信自己的老伴还活着,“我一定要找到她。”


相守


穿着蓝色布衣布裤,手中提着红色的袋子,面色凝重的老人,就是老兵王玉明,今年71岁。他正在找他走失的老伴阎宝霞。 


寻妻老兵王玉明 本文图片均来自“成县生活网” 微信公众号


1965年,18岁的王玉明到青海西宁当兵,认识了所在同一连队一名女兵,这名女兵看王玉明忠厚、老实,就介绍自己远在河北唐山的妹妹与其相识。


“我和她一见面就看上眼了,我是孤儿,1969年经部队领导同意后,我们俩在部队结的婚。”结婚不到一年,王玉明因工作需要调到广东,妻子独守空房三年一直等他归来。“那年月吃没吃的,穿没穿的,我是去执行很危险的任务,也许就回不来了,当时有许多人劝她别等了,可她一直在等我。”王玉明说。


1973年,王玉明从部队转业到甘肃徽县农机厂上班,他把远在河北的妻子接到身边。随着两个孩子的出生,一家人日子过得虽然紧巴,但也其乐融融。


“她来到我这儿,人生地不熟的,但她从没有怨言,也从不舍得给自己花钱,有什么好吃的都留给我和孩子。我从小就是孤儿,从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这些年,我们是相依为命过来的,老了老了没想到把她丢了。”老兵王玉明的眼角湿润。


走失


阎宝霞


王玉明的老伴,名叫阎宝霞,今年65岁,于1月25日晚上7点从家中出门后走失。已经两个多月,至今还没有找到。


“老伴患老年痴呆病10年了,那天晚上,我上了个厕所的时间就找不到她了。”王玉明说,当发现老伴不在后,他和两个儿子连忙跑到附近寻找,但没找到。后来,又到公安局查看监控,发现老伴从家里出来后,一直步行60里路到了甘肃徽县伏镇,之后就从监控画面里消失了。


“她从伏镇出来,我猜她沿着麻沿河这带走了,我就一直沿着麻沿河寻她而来,到李子园时,几个种树的女人说她们曾见过一个说着外地口音,和我老伴长得像的女人,因此,我就一直找到这里。”王玉明老人说,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步行来天水寻找他的老伴,自老伴走失后,他和两个儿子已经数十次到礼县、成县、西和、康县等地寻找。


寻找


4月10日,老兵王玉明与侄子王永辉第二次从家中出发,步行到天水,寻找自己的老伴。


18日上午,71岁的王玉明老人匆忙地走在秦州区民主路,道路两旁的每一条小巷他都要仔细探望一番,希望从小巷深处看到老伴的身影。


“你见过她吗?”老人指着寻人启事上老伴的照片,一连问了很多人,可惜大家都只是摇摇头。


寻人启事


老兵王玉明身材瘦削,背着一个大双肩包,里面装有厚衣服和干馒头,手提一个红布袋,袋子里装着数百张写有他老伴信息的寻人启事,老人脚上的绿军鞋已破烂不堪,大脚指裸露在外。


“一路上我走哪问哪,饿了就啃两个干馒头,晚上睡在路边上,鞋子穿破了两双,可还是没找到老伴。”老人擦拭着泪水说道。


十天前,王玉明从甘肃陇南徽县家里出发,沿途经过伏镇、江洛镇、麻沿乡,一直到娘娘坝镇,再到市区,步行走了140多公里路程,到达天水,寻找与他相守48年,身患老年痴呆病而走失两个余月的老伴,但依旧没有音讯。那个和他相守大半辈子的老伴突然丢了,这样的痛苦几乎击垮了他。


“叔叔的压力现在很大,每天晚上都会偷偷的哭。”王永辉说。


而这些天,王玉明一直靠信念鼓舞自己:“她应该还活着,她肯定还活着。”


“一定要找到你”


18日中午,老人路过新华路一面馆时,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杯子,向服务员要了一杯水后,坐在马路边上一边擦汗,一边掏出包里有些发霉的馒头吃了两个。随后,他时不时地在电线杆和墙壁上,贴上了寻人启事,其中寻人启事提到,我王玉明请求世上好心人见路上行走或要馍吃,或拾垃圾吃的老太太上前去问问,如果是河北口音,叫阎宝霞的,把她挡住不要叫走,给点馍吃,给点水喝,然后打110,我去领人。


突然,老兵停下来,他发现墙上的一份寻人启事有一角翘了起来,他用手按了几下,还是不行,于是朝墙上抹了点口水,然后再把纸用力按上去,粘好,又深情地看着寻人启事上老伴的照片。


当老人寻妻的事情传开后,前几天,王玉明接到一位女士的电话,说她在天水麦积区新阳镇发现了一名拾荒妇女和他的老伴长得相似。听到这话,老人兴奋地一下站了起来,他情绪激动地大声喊着让对方赶快把那位妇女拦住。随后,该女士发来视频与照片,经对比,并不是王玉明要寻找的老伴。


老人又一次失落地蹲在地上,眼含泪水,无助地搓着双手。


在这两天,老人又接到数十个热心群众的电话,说他们找到了“阎宝霞”,但经比对均不是。


“昨天我们还对比了一位在广州的,脸型很像,但是血型对不上。”王永辉说。


“唉,什么时候才能找到。”王玉明说,再次用手背擦拭眼泪。王玉明一边走走停停,一边探望四周,尤其路过深深的小巷时总把脑袋伸得更长,生怕错过什么,嘴里一边念叨着,“老伴,你到底在哪儿?只要你还活着,我一定要把你找到。”




本期编辑 邢潭


推荐阅读

凌晨,杀了大连一家四口的嫌犯落网了

马云:若有贸易战,为美国创造百万就业的承诺宣告无效!

公安紧急提醒!微信好友问你这句话,千万别回



狂笑

好色

亲亲

晕倒

点赞

恶心

0条评论 6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最新评论

©2001-2018 沃禾互联网智库 http://www.ioooooo.com/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陕ICP备11007441号-1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Discuz!X3.4公安网备|网站地图
手机版小黑屋广告合作客服QQ:57490593@qq.com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