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 外媒记者游上海:从磁悬浮到小笼包,“无处不优越”

2018-03-12| 发布者: 参考消息| 查看: 42 |原作者: 参考消息

你喜欢上海吗?

2018-03-11参考消息


美国《纽约时报》3月2日刊登作者卢卡斯·彼得松的文章,题为《从磁悬浮到小笼包,“无处不优越”的上海》。文章摘编如下:


上海无处不优越。我掏出50元钱,坐上了从浦东国际机场开出的磁悬浮列车。按我的理解,这就是一列高铁,和我不久前从成都去西安时坐的那列一样。我没意识到的是,这列靠一组巨型磁铁悬浮在铁轨上运行的列车(因此有了“磁悬浮”的名字),是世界上最快的商业列车。在准点开车之后,速度就开始加快。再加快。不一会,我们就在一片新建住宅区和农田的模糊风景之中,以268英里时(约合431公里/小时)的速度呼啸而过,从太平洋海岸线驶向了上海的中心。这段车程虽然不算特别平稳——能感受到速度——但令人兴奋。几分钟后,我在19英里(约合30公里)外的龙阳路下了车,脑子有些发蒙。


▲上海磁悬浮列车


撇去这个高科技的到达系统不说,上海,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后起之秀。如北京和西安这样的城市,数个世纪以来都是政治和商业重镇。而在迈入19世纪之时,上海还是一个突然出现的、不算太大的通商口岸。后来,东方巴黎的名声奠定了今天的上海:无可比拟的经济发动机,有着2400万人口的巨型都市。而这个充斥着奢侈品牌的城市,也贵得令人难以置信——对我这样的吝啬家伙来说是个致命伤。不过幸好,此次上海周末四日游虽然让我花费不菲,但还不至于破产。


要想省钱,可以从住在城市的外围开始,市中心半岛酒店每晚的房价可以高达900美元(约合人民币5703元)。我在虹口的锦江都城经典酒店入住,在黄浦江北岸,每晚576元,约合90美元,要了一间特别舒适的“至尊豪华”双人间。(该酒店后来改名为上海外滩郁锦香新亚酒店。上海的一切都很快。)


经过了磁悬浮列车的激情,乘坐地铁去往酒店感觉就像是缓慢爬行。然而这是相对高效并且绝对便宜的——单程票预计花费在3至5元之间。位置接近天潼路,非常理想——我可以直接乘坐地铁,也可以从苏州河上走一小段路进入黄浦区,能很方便地搭乘联通城市东西向的两条主要地铁线路之一——地铁2号线。步行到外滩只需几分钟,老的欧洲银行和商贸建筑在这块滨江地区里,眺望着江对面高耸入云的新浦东金融中心。说中国是古老与现代的魅力结合,是一种陈词滥调——但在上海,却理由充足。


▲资料图:游客在上海外滩游览。新华社发


尽管上海标价高昂(在世界上最大的星巴克买一杯冷饮和一片披萨要让你破费20美元),但真正的上海菜却简单廉价,是我最喜欢的那种食物:包子。


要说的第一类包子是小笼包,或叫汤包,是上海一直备受欢迎的地方特色。一般用猪肉和蟹肉作馅料的蒸包有着近乎透明的精致外皮——但也不至于薄到破裂,漏出里面宝贵的汤汁。


我吃了许多美味的小笼包,第一次是在蒋荣兴外滩汤包吃的,那是四川中路上挺大的一家店面。在上午晚些时候,我看到大厅里聚集了一群人,便决定加入他们。很满意自己的这个决定——虽然我不小心点成了四份包子(一份10元),而不是一份四个(我的中文有些生疏),但它们十分娇小,可以一口一个,每一个都会爆出醇厚的猪肉汤的味道。在我听到街上滋滋作响的生煎之前——一种面皮更厚的煎包,我已经吞下了十几个小笼包。



在另一家非常著名的休闲快餐厅老盛兴,一个男人用两把钳子夹着一口浅沿大平底锅往外倒油。二十多个金黄色的煎包里塞满了牛肉和切碎的蔬菜,浸在冒泡的热油中噼啪作响。我点了三个大煎包,每一个都和棒球差不多大,总共九元。在这些地方,大部分步骤都一样:在柜台点餐,把小票递给服务员或者店里做煎包的那个人。拿到美食,然后找个空位坐下来享用。


其他高质量的包子铺也有很多,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麟笼坊。这家店环境休闲,看似有些破败,但却有味道极好的小笼包。等餐期间,你还能亲眼看到小笼包的制作过程。但是上海包子里的至尊还要算是生煎包。它是馒头、锅贴和汤包相结合的产物(不要和上面提到的普通煎包混淆)。先在浅平底锅里用油煎,然后上屉蒸,最后撒上少许青葱和芝麻。咬第一口时,滚热的汤汁四溢而出。


我们穿过弄堂(老式的巷子),经过带欧式阳台的简陋公寓楼,最后来到东余杭路和安国路交汇的路口。我在这里的一家小店找到了梦寐以求的生煎包,上软下脆,汤汁肥厚。这家店的生煎包四个只要六元,但我吃的这一顿包含在了我购买的美食游价格内。


尽管上海的美食让我迷恋(也许你已经看出来了),但这座城市众多同历史、艺术和音乐有关的去处同样让我倾倒。美食游结束后,我去了附近的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门票20元)。纪念馆介绍了犹太难民在上海的历史,尤其突出了雅各布·罗森菲尔德与何凤山的生平。罗森菲尔德是一位奥地利医生,曾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并肩作战。何凤山则是一名外交官,因为不顾命令向犹太人发放签证,他有时候被称作中国的辛德勒。


▲虹口区的一个前犹太人居住区。(美国《纽约时报


另一处坐落着M50艺术产业园,它是一个大型艺术小区,由二战前一个纺织厂建筑群改造而来。那里的几十个画廊大多是可以免费参观的,比如承林艺术中心,里面展示黄承林风趣多彩的绘画,不过也有少量画廊是收费的。我还去了布白寮(音)的画廊,他愉快地向我展示了他的几幅以摇滚乐为灵感来源的肖像画。他说自己很喜欢M50,但他也表示,小区画廊生活有一个缺点:“我认为艺术家需要有同其他人交流的自由。”


上海艺术团体“六岛”的工作室是最好玩的画廊之一。它的作品中含有大量科技元素,经常借用电玩游戏,难免也有对资本主义的批判。有一个作品名为《旗袍王国》,一辆老爷车的绘画迭映在一段循环播放的影片之上,在影片中,一个身穿旗袍的年轻女子坐在方向盘后面,吸着电子香烟,吞云吐雾。


上海的音乐和它的艺术一样引人注目,我在逗留期间观看了很多现场音乐表演。爵士乐在中国是一种很流行的舶来品。一天晚上,我去林肯爵士乐上海中心观看了炙手可热的小尤利西斯·欧文四重奏乐团的表演——是的,这个俱乐部跟纽约的林肯中心有关系。它又时髦又亲切,音乐和你在纽约能听到的一样棒。一个亮点是歌手艾丽西亚·奥拉图贾加入乐队,以分外撩人的方式演唱了迈克尔·杰克逊的《人性》。门票(180元)价格合理,不过侍者没怎么招待我,因为我没点正餐,只点了一瓶啤酒。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是一间政府运营的当代艺术博物馆,位于上海的一座旧发电场中。(美国《纽约时报》)


另一方面,我观看了上海交响乐团带来的莱昂纳德·伯恩斯坦的回顾演出。该乐团成立于1879年,原名上海公共乐队,被誉为亚洲最古老的管弦乐队。指挥张杰敏表现出高超的控制力,带领乐团演奏了一组曲目,其中包括《赣第德》(Candide)序曲(我最喜欢的乐曲之一),以及伯恩斯坦的《杰里迈亚交响曲》。


在上海的最后一天,我听任自己突发奇想,去了上海中心大厦顶端的观景台(180元)。置身塔顶,只能看到一片模模糊糊、不甚迷人的景观,不过这栋建筑本身有许多有趣之处——比如说,创新的雨水收集系统可以减少该楼25%的用水量——这多少弥补了一点遗憾。这栋大厦高达2073英尺(约合632米),是世界第二高建筑,仅次于哈利法塔。


电梯操作员彷佛感觉到我们的失望情绪,于是骄傲地指出,我们乘坐的电梯时速高达每小时45英里(约合72公里),是世界上最快的电梯。在上海,竞争之火永远在燃烧。


打开参考消息客户端看更多外媒资讯>>

你喜欢上海吗?欢迎转发分享↗↗


狂笑

好色

亲亲

晕倒

点赞

恶心

0条评论 42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最新评论

©2001-2018 沃禾互联网智库 http://www.ioooooo.com/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陕ICP备11007441号-1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Discuz!X3.4公安网备|网站地图
手机版小黑屋广告合作客服QQ:57490593@qq.com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