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回,你牵不住我了!”49岁的她在生命最后,把笑容留给了爱人,把身体留给了医学事业……

2017-12-18| 发布者: 都市快报| 查看: 4 |原作者: 都市快报

“对不起,我来住院,要来麻烦你们了。”当崔宝秀大姐,笑眯眯地第一次出现在宁波李惠利医院全科门诊时,医生徐丽艳

2017-12-17都市快报

“对不起,我来住院,要来麻烦你们了。”


当崔宝秀大姐,笑眯眯地第一次出现在宁波李惠利医院全科门诊时,医生徐丽艳对她留下深刻的印象:特别爱笑,和别的癌症晚期患者“有些不一样”


52天后,崔大姐走了,享年49岁。


昨日上午,宁波市医疗中心李惠利医院全科病房的17床,气氛肃静。


在宁波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的护送下,崔大姐的遗体缓缓离开医护人员的视线,完成遗体捐献。


“这一回,你牵不住我了”

最后一晚,阿宝用自己的幽默和爱人道别


崔大姐是12月15日凌晨离世的。


离开的时候陈师傅已有预感,当晚他陪在妻子床前,一直没睡着,妻子在病床上一动,他就睁开眼睛看过去。


“老陈,我走的时候会叫你的,你好好睡。”崔大姐虚弱地说。


崔大姐平时叫陈师傅“老陈”,他们间还有个爱称,因为陈师傅戴眼镜,她称他“叉眼哥哥”。“我平时叫她阿宝,也叫她‘我的宝宝’。”陈师傅说着说着,用纸巾擦拭着刚刚又流下来的眼泪。


陈师傅对着手机缅怀爱妻阿宝   记者 夏裕 摄 


凌晨0点多的时候,他听到妻子微弱的呼唤,说要上厕所。陈师傅才把她背到身上,妻子却低低说了一声,我不行了,我要走了,给我穿上衣服。


“她知道自己这回真的撑不住了。我给她换了一身新买的衣裤,还没穿完,她又说了一句话,穿好也没用,过世时也用不着。”


“阿宝一向很幽默。她知道自己的遗体将用于医疗事业,所以以幽默的方式跟我道别,还说了一句,这回,你牵不住我了……”陈师傅用力地牵着妻子的手,感受着掌心的温度一点点地退去。


他所能安慰她的,只有一句,“阿宝,你放心地去吧,你的遗愿,我会帮你一一办好。”


20多分钟后,崔大姐安静地合上双眼,眼角挂着一滴泪珠。


“我知道,她担心我以后没人照顾,舍不得离开我。”陈师傅说,他身上的衣服有两套,是前不久妻子在身体还能坚持的情况下,让表妹带她去街上买的。


“像崔大姐这样乐观的患者,我来医院还是头一次碰到。”医院的徐医生说,崔大姐住院的第一天,就这样向身边的医护人员交待,“有什么事情尽管跟我说,千万别瞒着藏着。”


“那天,她是自己站着走进医院的,坚持不让任何人搀扶。她的脸瘦瘦弱弱、眼睛却大大的。见了人,总是笑眯眯的。很隐忍!”徐医生说。


抗癌五年

只要精神稍好一点,阿宝都会做好饭等丈夫回来


阿宝的病,已经有五年了。


阿宝生前照片   记者 夏裕 摄 


陈师傅还记得2012年的那个夏天,阿宝经常感觉腹痛,医院检查腹部有积水,但是又没有确诊,于是,他陪着妻子到上海医院检查。


那一年,正好遇到台风海葵,上海受到影响,一片狂风暴雨。深夜12点,陈师傅踩着没过小腿的积水,排了一个晚上的队,终于挂到了专家号。随后,一纸诊断书让两夫妻的心冰凉冰凉。“卵巢癌晚期!之前,阿宝的一个姐姐就是因为这个病逝,没想到,阿宝也要面临这样的命运。”


从此两夫妻踏上了和病魔抗争的道路,上海、宁波两地奔波治疗。手术、化疗、转移、手术、化疗……第一次上海医院之行,就花了他们十来万元。


陈师傅家曾经做生意的一点积蓄很快花完了,然后就是向亲戚朋友们借钱,到现在负了几十万元的债……


每当妻子挺不过去,觉得拖累陈师傅的时候,陈师傅都会鼓励她,“只要能看好,我们就去看病。”“你只要还有一口气,我就觉得高兴。”


“阿宝也放心不下我啊。虽然生病了,但是,只要精神状态稍微好一点,她都会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做好饭等我回来,给我盛上一碗满满的饭。”


陈师傅有个习惯,不爱添第二碗饭。最了解他的妻子,会把饭盛得满满的,这样能让他多吃点。


当妻子的肿瘤指标降低时,是她感受最舒坦的时候,因为一旦药物无效,指标出现上升,腹痛等各种痛苦会随之而来。


今年5月份,随着各种药物宣告无效,陈师傅还听妻子的病友介绍,通过网络买来靶向药的原药,按照配方自己制作药丸。


看到妻子一点一点地恢复精神,又在指标一次次升高回归虚弱后,他说,离别前多看阿宝一眼笑容,真是好的呢。


最后一个星期

丈夫24小时守在阿宝身边喃喃耳语


阿宝和陈师傅都是台州天台人,来宁波已有25年。这五年间,陈师傅陪着妻子走了不少宁波和台州的山山水水。宁波的老外滩和南塘老街,是他们常去的地方。


陈师傅说,阿宝是个很乐观坚强的人,平时嘴角都挂着笑容,他还拿出几张妻子的照片,“看,这是去年拍的,我们一起在台州老家玩时拍的。”


这个时候,崔大姐已经历了近50次化疗。按陈师傅的话来说,因为病情折磨,阿宝已经没有了当年的样子。


“她当年可是一个很美的女孩!”陈师傅的话语里充满了想念,“那时候,我20岁出头,她19岁,我在一家初中当民办老师,她是幼儿园的老师。我们一见钟情。”


“那个年代,家家户户都挺穷,结婚的时候,她就带着一个编织袋一床被子嫁进了我家。只有孩子出生满月的时候,我们才请亲戚朋友们吃了顿饭。”


虽然穷苦,但两人感情非常深。陈师傅说,从结婚到现在从没吵过架


“有人问我,老陈你照顾了妻子五年,有没有厌烦过?我说,没有,连一点厌烦的念头都没有过。”


在妻子最后这段日子里,每天下午5点多一下班,陈师傅就来到医院,一直陪妻子到次日早上8点,然后去上班,50多天来周而复始。


“刚住进医院的时候,阿宝还能稍微照顾下自己,一定不让我陪,说我白天太辛苦。直到最后一个星期,她感觉自己撑不下去了,才让我陪在身边。”


这最后一个星期,陈师傅几乎24小时都陪在妻子身边,没怎么合眼,看着她,握着她的手,喃喃在耳边说话。两人有说不完的话。


阿宝的遗愿

用自己的身体帮助教学甚至攻克卵巢癌


一天晚上,崔大姐突然向丈夫提出:要遗体捐献、器管捐献


陈师傅说,“我纠结了好几天,其实很舍不得,当时想,身体都捐了,连个念想的实物都没有了。”


做民办老师很辛苦,陈师傅夫妇后来都改了行。“她一直很善良,没生病前,我们在华严菜场卖菜,碰到买不起菜的人,妻子经常会把卖剩的菜给他们。”


“2010年,在李惠利医院,她捡到一个钱包,里面有700元现金和银行卡等,她都还给人家。”


“汶川地震、玉树地震,她也捐款了,虽然我们捐得不多。妻子平时在吃的民间中药,往往还会给病友免费寄上一份。”


陈师傅还说,这一次,阿宝生病,也得到了不少人的帮助。华严菜场一起摆摊卖菜的摊主们自发为他们捐款;陈师傅目前打工的电动车配件厂的老板,主动让他多照顾妻子,答应工资照发。


“阿宝说,她病痛缠身很多年,如果能够用自己的遗体用于医学教学,甚至攻克卵巢癌,那真的是太好太好了。”


陈师傅说,当有一天,妻子的遗体失去医学作用的时候,他会带她回家,“一抔骨灰,以后和我葬在一起。”


向他们致敬!

在浙江,阿宝正在越来越多


2000年3月18日,宁波“千纸鹤女孩”江敏因恶性神经母细胞瘤不治,生命定格在26岁。当年3月20日,她的遗体由宁波大学医学院接收,成为宁波市首例遗体捐献者。


2003年1月1日,《宁波市遗体捐献条例》正式实施;2007年6月,市政府拨款140万元兴建了宁波市遗体捐献纪念陵园,占地1300平方米。


近年来,捐献遗体、器官(角膜)的意识深入人心,宁波的志愿者越来越多。他们中有宁波市首例器官捐献者、新宁波人孙永海,有被人们称为天使奶奶的胡秀芝。


今年3月6日,杭州遗体捐献俱乐部发起人吴志夫,走完了84年的人生旅程,安详离世,其中40年,他都在与癌症抗争。按照遗愿,他的遗体捐献至浙大医学院,用于医学教学和科研。他发起成立的杭州市遗体捐献俱乐部,已有千余人签订捐献协议并有2000多名志愿者,其中95%以上都是60岁以上的老人,文化程度较高,大多是离退休干部。


记者从省红十字会了解到,浙江从2010年8月启动人体器官捐献工作,截至2016年底,全省实现人体器官捐献632例。其中在2016年实现捐献186例,共挽救了1800多位器官衰竭患者的生命,使近500位失明患者恢复光明。


为了纪念这些捐赠者,2012年5月,浙大医学部建成了一座“无语良师碑”,这也是杭州市首个遗体捐献者纪念碑。碑文近300字:“他们的生命已然终结,却无私地浇灌着他人的健康之树……”纪念碑的两侧各矗立着一块碑,上面是236个遗体捐献者的名字。他们中,年龄的最大是107岁,最小的只有1岁多


向阿宝们深深鞠躬!


都市快报记者 程潇龙 夏裕 通讯员 徐晨燕 唐有为


狂笑

好色

亲亲

晕倒

点赞

恶心

0条评论 4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最新评论

©2001-2018 沃禾互联网智库 http://www.ioooooo.com/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陕ICP备11007441号-1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Discuz!X3.4公安网备|网站地图
手机版小黑屋广告合作客服QQ:57490593@qq.comComsenz Inc.